政治献金

拉蒙:仅总检署有权对付‧选前应立法管政治献金

亚洲政策与领导研究所(ASLI)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席丹斯里拉蒙。(图:星洲日报)

他说,如果执政党对监管政治献金是有诚意的、有给予严正看待,那么就应该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举行之前,提呈国会并三读通过。

傅文耀 · 外国势力与政治献金

不只是白人国家,亚洲民主国家日本,前外相前原诚司在其选区内收取居住了数十年的韩国籍烤肉店店家5万日元,在当时只是约1千多令吉左右政治献金,他的外交部长职位就已经不保。

禁政党接受外国捐款.澳将拟新法应对干政

澳洲总检察长布兰迪斯周一表示,外国对澳洲政治的干预已成为“严重问题”,澳洲政府将针对海外间谍和捐款活动拟定更严厉的法律。

拉查里:管制政治献金‧草拟法案晋最后阶段

由于此法案涉及多个机构,部长在提呈草案给总检察署之前需要仔细讨论,之后才寻求总检察署的批准。

刘胜权:仍在草拟阶段.献金管制法案暂不提呈

刘胜权(右三)推介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2017-2022年策略计划书。左一起为威纳亚帕巴卡、罗伯特及耶谷末森。右一起为阿尼斯和祖克菲里。(图:星洲日报)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刘胜权透露,政治献金管制法案目前仍在草拟阶段,因此不会在来临的国会提呈。

张庆禄·呼唤强大的政治意志

“改变”是一个困难的过程,毕竟打破现状必会造成不适,引起反弹,需要强大的意志与决心才能顶住压力,跨越障碍,达到目标。想来一个只靠喷口水,不流汗,不撞铁板的“改变”?问一个喊减重喊了10年的两百磅大肥仔,他会告诉你可不可能。

尽速立法管制政治献金

民主政治的健康发展不能一等再等,民众对于健康政治文化的要求,也必须获得及时的回应。

苏西洛:恐破坏民主.民粹抬头是双刃刀

印尼前总统苏西洛:“政治领袖可在为民服务上多下点功夫,让选民感到满意,赚取政治资本,这是好事;但一名民粹领袖也可能看到权力的黑暗面,为了刺激人民而作出破坏民主与人权的短视行为,这样的负面民粹主义不是好事。”

刘胜权:新法案大选前未能提呈‧无法令管制政治献金

“咨询委员会目前还在草拟新法案,我们刚刚开始与总检察署联系,请你们明白,这不是普通的法案,要让它成为好的法案,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