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炒汇

白慧琪‧国行炒汇vs1MDB

今年8月,皇委会开始调查上世纪80及90年代的国行炒汇案,主角变成时任首相马哈迪和副首相兼财政部长安华。这笔30年前的旧账,久远得连当事人前总稽查司都高龄85岁,已患上认知功能障碍,无法供证。如此一来,30年前的案情如何拼凑,总会少一块拼图。不管结果如何,不满意调查结果的人都有理由质疑报告是否完整。

林吉祥:国行炒外汇没涉贪‧“不能和一马案相提并论”

他在1993和1994年在国会针对国家银行炒汇事件所发表的言论准确,即指国行发生于1990年代初期的炒汇损失金额可能超过300亿令吉。

林冠英:国会当年辩炒汇案‧“亏107亿今变315亿”

“不要告诉我那时的首相、财政部长全然不知道,那么政府是否要对付接下来的首相敦阿都拉?若如此巨额亏损可以被隐藏,还有什么能保障其他丑闻不会也隐藏巨额亏损,所以一马公司、联邦土地发展局等也应设皇委会进行全面彻查,我们不要20年后才知道今日会亏损多少。”

安华律师:皇委会指控不实‧“建议查安华失信存误导”

安华代表律师西华拉沙和拿督古迪尔星今晚发表联合文告指出,皇委会报告中第298页,第5.4.49段中阐明,安华在关于损益的会计处理(即账目中显示亏损的方式)、股份买卖、签发保证书时,隐瞒国行亏损实情和误导内阁,是一项错误的事实。

指炒汇案涉失信诈骗‧皇委会秘书报警

尤索夫依斯迈展示报案纸和刚出炉的国行外汇交易亏损事件皇委会调查报告书。(图:星洲日报)

尤索夫也是财政部投资策略组秘书,他于今天下午4时10分到布城警区总部报案,并在45分钟后步出警局。

国行炒汇亏损皇委会报告.皇委会斥国行隐瞒实情.建议查敦马安华

皇委会建议,以刑事法典417和418(失信)条文调查时任财长安华,因为他隐瞒国行亏损实情和误导内阁。皇委会认为,当局需要全面调查敦马哈迪,以鉴定马哈迪在国行炒外汇案件上的参与程度和责任。

林冠英:国会当年辩炒汇案.“亏107亿今变315亿”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示,他清楚记得当年在国会辩论国行炒汇案时所提及亏损数字为107亿令吉,而皇委会报告却揭露有关亏损高达315亿令吉、有逾210亿令吉的差距。

皇委会:投机牟利.国行过度炒汇违法

政府向国会提呈针对国家银行于1980和1990年代外汇交易的皇委会报告,报告厚达524页。(图:星洲日报)

皇委会调查报告指出,国行大规模炒外汇和投机交易以牟利的举措,在国家银行法令下第31(a)条文是被禁止的。

与敦马同涉炒汇案听证会.承审法官卡玛鲁丁被换

前首相敦马哈迪挑战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劳勿斯续任案节外生枝,司法宫基于承审高庭法官拿督卡玛鲁丁,为国行炒外汇亏损皇委会成员之一,而马哈迪又是其中一名证人,而下达行政命令,将案件移交另一名法官阿兹莎审讯。

律师:指安华“威胁”皇委会证人·“JASA指控无根据”

公正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代表律师苏仁登认为,大马特别事务局(JASA)指控安华涉嫌“威胁”皇家调查委员会(RCI)一名证人,违反1950年调查委员会法令第12(2)条文,是毫无根据且荒谬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