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叶静薇‧公民意识跑哪去了?

上周一运作的双溪毛糯─加影捷运通车短短一周的时间,捷运公司公共与通讯策略部总监纳慕丁阿都拉却已在脸书上发文,提及多个捷运站设施遭人破坏,例如无障碍厕所遭破坏丶长凳与墙壁被刮花破坏丶有人将垃圾丢到捷运出口顶盖处等。这些情况,是耗资百亿令吉捷运设施里的老鼠屎,何其碍眼。

练珊恩‧在脸书读新闻是否该收费?

脸书将限制用户阅读10则新闻否则需付费的消息一出,社交媒体上网民意见出现一面倒的情况:“要收费就取消订阅”丶“那我看10则就好”丶“我会回去看报纸”等等,似乎都不支持付费看新闻的举措。

陆秀琴‧印度“贱民”真的迎来春天吗?

在印度语中,Dalit按字面翻译是“被压迫的人”,而“贱民”一词隐含阶级之分,所以比起“贱民”,我更愿意按音译称他们为“达利特人”。世代以来,毫无地位的达利特人在社会最底层卑微求存,受尽鄙视与剥削。尽管种姓制度早在1947年就已废除,但几千年来的阶级观念却是挥之不去。

温华全‧“A”的希望奇航

有人说HARAPAN中那个A的设计形状就是标志,那这个A到底代表了甚麽?马哈迪说代表山峰,诚信党末沙布说象徵导航仪那个定位箭头;有人说是心的形状;有网民们则认为标志意象与经典电影《星际奇航》(或译《星舰迷航》)(Star Trek)类似,众说纷纭。

林瑞源‧知法犯法成为新常态?

陆交局总监和副总监都涉及争议事件,纳兹里被指收取一套价值4万5000令吉的高尔夫球器材,遭反贪会官员问话长达8小时,而尤索夫滥用紧急车道被公众拍到,由雪州陆路交通局的检控官控上推事庭,过後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劳勿斯不满尤索夫由特别官员代表他上庭面控,谕令把案件退回给法庭重新审理。

黄振威‧请再说一遍?

许多作者或是官员常常会掉入一个陷阱,那就是使用千篇一律的表达方式,或是过份滥用同一种语言来表达,或说,这已经成为自动化。

南方朔‧马克龙带来法国新秩序

21世纪的此刻,乃是欧美民主主义日益疲惫的时刻。民主政治疲惫,因为政党政治疲惫;政党仍局限在它们的老包袱下,不能解决老问题,也不能提出新方向。老政党霸占国家论坛,一切新的思维不可能产生,欧美政治遂成了老政党在恶斗,旧势力则被挤压得趋向激烈。欧美新民粹主义之盛,就是民主及政党政治疲惫的恶果。

王小强‧医药卡姐事件的反思

医药卡姐在战火中,成了网民“厮杀”的对象,是因为她留言批评肝脏急性衰竭逝世的林知麟家属,有钱供孩子到澳洲深造,却没钱买医药卡才活该要到处筹钱。

提高交通安全意识

只要驾驶人士遵守交通规则,谨慎驾驶,必然能减少车祸的发生,奈何许多驾驶人士缺乏这方面的醒觉。

张以勒·争论不休的取舍之道

捷运能拉抬大吉隆坡都市圈的经济发展,而大吉隆坡是推动马来西亚经济成长的主要引擎,因此捷运的经济效益理论上也能使全体马来西亚人受惠,无论你是不是雪隆人,也无论你个人有没有乘搭捷运。当然,这样的说法在外州人听起来太遥远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