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阿兹米·红包拿来

我想在此说的是,我认为狗非常可爱,当我看到到处挂满狗的图片时,我也感到非常开心。越多越热闹!我也非常期待猪年的到来。我认为猪也非常可爱,它们有着胖胖的肚子和曲卷的尾巴。虽然我不吃猪肉,但欣赏和喜欢猪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黄子豪·教育对社会变革产生的影响

我们明白到教育是形塑国家社会的主要推手,因此每一次的教育改革,我们都必须慎之重之,确保教育制度符合我们社会、国情的需求,以达到作育英才的最后目标。

廖济伟·别让过年成为了负担

过年,其实也可以更有意义,像一些民众会在过年期间前往安老院或孤儿院与他们迎接农历新年到来;又或者将家中吃不完的年货送给路上的街友,让佳节增添意义,而不是一味的大吃大喝,惹来一身病痛,拜完了年就要向医生拜年,得不偿失。

徐晓芬·新年随想

知足才能长乐。虽然住大房驾大车的日子看起来很舒服,但是只满足了“爱现”的欲望,心灵富足才能走得更远!

骆宇欣·让春节回归春节

撇开政治,撇开“贰拾陆亿红包封”,撇开带低俗谐音的“给那鸡拜年”,再撇开拿自身传统美好事物恶搞的嘲讽贺年短片。虽然多元国度可以互相尊重共庆佳节,但自己的文化也要自己去维护,那些自我消失的猪狗图腾,就请好好的解释保留。团拜时也宜暂时抛开政治立场,让过年回归过年的团聚联谊意味。

卜亚烈·珍惜团圆

今天是年初七“人日”,根据华人习俗是每一个人的生日。让我们许个愿,期许大选后经济复苏,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些。我们不要听政治噪音,更不要去在意永远对你指指点点的公众人物。

孙天美·鸡旺的荒诞不经

为了解释鸡代狗拜年的离奇事件,国外媒体不免提到“穆斯林视狗为不洁的动物”。我们当然知道在大马,视狗为不洁动物只是少数经常占据媒体版面和社交网路“分享”功能的穆斯林想法,可是却因为他们敢于公开的呛声,促使许多极少与穆斯林互动的非穆斯林以偏概全,认为大马广大的穆斯林群体皆是如此。

东姑再因阿比丁·受困的文化恐惧

缺乏狗的装饰而引起的争议,应该有其背后的原因:商家的自我审查,因为大多数的穆斯林无法接受狗(尽管在伊斯兰的传统里,几十年以来,不同的教派(mazhabs)有不同的看法,即使是我国的伊斯兰学者都持有不同的意见)。

王丽萍·找回自己的声音

选民的期望莫过于选出的政府和代议士代表人民意愿、不违背人民和国家利益,对未来投下一个希望,若整个政治环境没有党或人让人民感觉到有希望,选民唯有用自己的方式,让自己的声音被听见。

宏观处理虐待女佣个案

阿德丽娜的案件实为个案,虐佣案只是非常少数,而且一旦发生任何虐佣和剥削工人事件,我国绝对不掩盖或给予庇护。希望印尼能够以更宏观角度看待此事,以便能达到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