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舟 ‧ 葬礼

2019-01-10 10:12

希舟 ‧ 葬礼

随着如今年龄的增长,参加的葬礼却是一个都不落下,直到去年的年尾,我参加了一个对那时的我来说,最沉重的丧礼。

在这个还不怎么知道世界却又渐渐熟悉世界的年龄,对于生离死别,也比那些3岁小儿认识了一点,嘴上可能还说着已经习惯了,可能到了真正面对的时候,却还是会悲从中来。

广告

这些年随着父母被迫出席了很多次的葬礼,人说人死八十庆笑丧,却没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看着亲人在自己眼前渐渐失去了呼吸而露出笑容的。

很多次参加的葬礼都是不认识的亲人,有些甚至连是谁都不知道,只能呆呆在原处看着那些死者的至亲,一个个倚着那副棺材落泪不语。那时候真的还小,什么都不明白,只是随着父母那时候的举动,合起双掌对着眼前那个黑白亦或是彩色的照片拜上一拜。

出葬的仪式我到如今都没跟随过,也不敢。只敢在外当个路人那般,听着锣鼓声以及唢呐吹起,送着那副棺材离我的视线越来越远。一排排的人群,披麻戴孝,双手合十,目送着那个曾经存在这世间的人最后一路。

我听过这样一句话。人一生中,会死去3次,第一次是在医院里物理以及证件上证明你的死亡;第二次,是在出殡的时候,人们用尘土将你的身体埋去,从此消失在世间的视线之中;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惦记你的人,将你也遗忘的时候。

随着如今年龄的增长,参加的葬礼却是一个都不落下,直到去年的年尾,我参加了一个对那时的我来说,最沉重的丧礼。

那时候参加的是一个舅公的葬礼,他的丧礼不如先前我参加的几个人那般是在家里举行的。那时我真的很疑惑,转头问了母亲,母亲说是他不愿麻烦家里人,离开的时候也不希望太恋家,就来到了会馆办他的最后一程。

广告

那里算得上是一个漂亮的地方,我与这个舅公也就在新年偶尔碰上几次罢了,可我心上唯一过不去的槛,是瞻仰他的遗容这事儿。我也不是怕什么,只是怕我会情不自禁开始哭泣。

他的孙女还很小,大约五六岁,什么也不知道,就和当年的我一样。看见我们到来,只是拉着我的手问我,她的爷爷是不是以后都看不到了。那时候我真的不忍心告诉她,她的爷爷回不来了。就如电视剧中老掉牙的台词那般,我告诉她,她的爷爷,去了很远的地方,以后你也会去到那个地方的。

虽然这个回答在我这个年龄听上去就像是在自欺欺人,但对她来说,却是一次安慰。所以在这样一个悲伤的仪式来到之前,我们何不去珍惜身边那些人呢。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