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师徒之义与父子之情

2018-09-12 15:08

郑丁贤·师徒之义与父子之情

安华和阿兹敏有师徒之义,和拉菲兹则近乎父子之情,两边都不能割舍;况且,为了公正党的团结和完整,也无法只挺一方。

安华回返国会的驿站,从北马一路往南找,最终可能是……波德申?

广告

这是最新的消息。现任波德申国会议员,公正党的旦雅(Dan y a lBalagopal Abdullah)将会卸职,制造补选,让安华上阵。

从槟州的峇东埔到高渊,吉打的双溪大年,还有雪州的班登和加埔,加上吉隆坡的峇都,所有之前预测的可能的目标,或将完全落空。

情况一变再变,变数甚至在华叔控制范围之外;即使是实权领袖,也不是想要就可以得到。

峇东埔很理想,那是安华政治生涯的起点,很有象征意义。但是,目前它是烈火莫熄公主努鲁依莎的选区;她一旦辞职,10年不能竞选国会,折了她未来的政治前途,华叔肯定不舍。

高渊就在峇东埔隔壁,可以凑合。不过,现任议员曼梭不是安华嫡系,而是阿兹敏一派。曼梭的回答是:“没有补选这回事,我不会放弃高渊”。

双溪大年的佐哈里,是安华嫡系人马,也是拉菲兹一派。他曾经表明可以为安华而辞职。

广告

但是,佐哈里是公正党的国会党鞭,也是拉菲兹团队的公正党副主席人选;要他辞职,会乱了党内阵脚,也冲击拉菲兹的竞选团队。

雪州的班登是旺姐的选区,让给华叔很合理。然而,时机不对。旺姐一旦辞职,连带会失去副首相职;在安华接任首相之前,旺姐必须必须坐好这个位子,动都不能动。

至于加埔和峇都,要看现任议员是否愿意让出位子,这是逼不来的事。

目标一一落空,这也是安华的难为之处;作为实权领袖和未来主席,他却无法一手控制公正党。公正党的40几个国会议席,不能说要就要。

广告

安华的形象和身影虽然高大,但是,在加影监狱的漫长日子,他疏离党务,无法亲自掌控,而导致阿兹敏和拉菲兹各据山头。

而阿兹敏和拉菲兹正面开战,也导致安华很为难。

安华和阿兹敏有师徒之义,和拉菲兹则近乎父子之情,两边都不能割舍;况且,为了公正党的团结和完整,也无法只挺一方。

不能否认的是,阿兹敏翅膀已硬,也有自己的利益和人马,不可能完全听命安华;而以阿兹敏掌控雪州,以及和马哈迪的亲密,安华也不能没有顾忌。

从师徒的从属关系,两人逐渐演变成为竞争关系。今天,即使是表面功夫,两人都无法维持得好。

拉菲兹公开宣称,阿兹敏之前亲自到土耳其要安华让出主席位子,以及阿兹敏作为雪州大臣,不肯提供资源,安华必须抵押屋子筹集党的竞选经费。如此关系,比一般想像更糟。

至于拉菲兹,他已经形同安华家庭的一员,华叔对他的信任,如同父亲信任儿子。

加影行动是拉菲兹的作品,即使失败,也没有影响父子之情。这一次的补选行动也出自拉菲兹,而把阿兹敏派系蒙在鼓里,惹来敏派的蔡添强说是“黑社会做法”。

森州公正党是拉菲兹的势力,在拉菲兹安排下,得以腾空波德申席位,显示补选还是拉菲兹在操盘。

安华回返国会的补选行动,已经和公正党的党选挂钩。补选行动让安华更加依赖拉菲兹,以至和阿兹敏更加疏远;而一旦安华回到国会,准备接任首相,则他和阿兹敏的关系会更加紧张。

父子之情,不谈条件,也是绝对的付出和服从;相对的,师徒之义是建立在各自的需要,随时空和环境产生变化。

父子之情,终究超越师徒之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