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 ·走不完一里路

2018-07-11 09:59

杨微屏 ·走不完一里路

民政党变反对党后落井下石,讥讽这“一里路”在希盟脚下,可能变成“十万八千里”。这是五十步笑百步,前朝马华民政不力,现在来笑人家,风很凉,博什么?如果早早完成一里路,现在也没有这长长的手尾。

我们常常仿效反对党笑说人家“一里路走不到”,噢噢错了,现在要改口,这“反对党”现在是执政党了,“走不完一里路”的马华民政,在大选落败后不必再走了。

广告

前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争取政府承认统考的“一里路”走不到,希盟“小辣椒”张念群走马上任为教育部副部长,言语间似乎笃定的认为走完这一里路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新教长马智礼却打脸,公然指要承认统考前需要考量两个课题,即不会影响到国语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及国民团结与和谐受到保障。

幸灾乐祸吗?其实不必,这是华社共同的悲哀。

前朝的马华民政仰人鼻息,在国阵协商精神中当权不当家,永远都争取不到统考文凭受承认而成为笑柄。现在成为执政党的行动党坐拥权位后,要争取统考文凭受承认,一开始就陷入盟党泼冷水的尴尬。

民政党变反对党后落井下石,讥讽这“一里路”在希盟脚下,可能变成“十万八千里”。这是五十步笑百步,前朝马华民政不力,现在来笑人家,风很凉,博什么?如果早早完成一里路,现在也没有这长长的手尾。

至于现在从野升正的行动党,从前讥笑责备人家当家不当权,大选前录视频短片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是敦马哈迪一人说了算,声称希盟是4党一起协商当家,从前笑人不必本钱,现在人在官位体现马华民政走过的处境,看来在所有合作处于“最初模式”的当下,应该就要凝集力量来展现不随意妥协的勇敢和担当,不然未来合作模式定型后,就只能步马华民政后尘,不停的忍气吞声的在顾全大局下妥协,最后就扭转不了希盟4党平起平坐的地位。

看回509大选前的希盟竞选宣言,关于统考的这一部份,其实和国阵如出一彻,宣言中承诺承认统考文凭,但条件是统考生需要考获大马教育文凭单科马来文优等。

广告

变天后希盟新政蜜月期慢慢转入材米油盐的现实,统考课题的考量和前朝一样受阻,董总、华社等的立场不变,没有打算让步。而当权者还是持有如前朝的阻力,让人疑惑这统考文凭如何有那么大力量去影响到国语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以及破坏国民团结与和谐?

承认统考如果没有永远被政治化,以宽阔的胸怀从教育方向看待培育人才资源的角度,承认统考文凭本来就不足以成为课题。大马既然可以包容国际学校,也没有去要求必须以马来文作为官方媒介,不担心会破坏国民团结也没有阻止本地国民报读,为何却无法对独中和统考释怀?

其实,统考文凭只是华社寻求“被平等认同”的一口气,几十年来政府不承认统考文凭,独中生却逐年增加,一批又一批的统考生自己凭本事走了多少里路,大家再看到关于承认统考的种种限制和舆论时,早就只有一个“累”字。

马华的“一里路”笑柄,民政挖苦的“十万八千里”也罢,终究这些在官场上与政治较量的伎俩,让人不禁感叹争取统考这样基本的需求,却都不是“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豪情万丈,以官之名背负的其实是值得同情的无力,这一点也不值得在朝在野的谁互相取笑。如果一个国家经过几十年都看不到独中办学和统考数据证明的人培育成果,你还在笑什么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