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有你:“错过孩子很多第一次”.郑立慷:当父亲不及格

2018-06-19 15:56

感恩有你:“错过孩子很多第一次”.郑立慷:当父亲不及格

顶着新科国会议员光环的郑立慷,虽在旁人眼中,是一名卓尔不群的政治人物,然而回归家庭角色的他喟然长叹,孩子许多的第一次,他都来不及参与!
郑立慷胜选为国会议员后,与孩子的碰面机会少之又少,他一人已需“分身”三地,包括怡保的住家、国会选区,以及吉隆坡的国会。(图:星洲日报)

顶着新科国会议员光环的郑立慷,虽在旁人眼中,是一名卓尔不群的政治人物,然而回归家庭角色的他喟然长叹,孩子许多的第一次,他都来不及参与,更无法倒带下次再来,直言是一名不称职、不及格的父亲!

广告

孩子的内心总有留予父亲填满的专属空间,即使是孩子与母亲的关系亲密无间,父亲在于孩子心中的地位仍是无人能替代,若父亲长期缺席孩子的成长过程,对孩子及父亲而言皆是无法弥补的遗憾。

现年38岁的公正党霹雳州副主席郑立慷,与中六时期相识、相知、相爱的同窗庄丽珍结束12年的爱情长跑“拉埋天窗”后,小俩口的爱情结晶品于翌年呱呱坠地,而第二个爱情结晶品则于2014年诞生,夫妻俩这一次却迎来一名特殊儿。

肩负人民代议士的使命,必然以奉献社会为优先,家庭与家人唯有屈居于其次,牺牲小我的郑立慷也不例外,即使是甫开始享受一家四口的温馨日子,然而郑立慷并没因而放下繁忙政务,依旧致力于推动民主及人权运动,不亢不卑为民发声。

他受访时坦言,他自2008年起中选为迪渣州议员,两名孩子初来人世报到时,他已是一名人民代议士,相较其他的父亲而言,在于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他确实更少时间陪伴及照料孩子。

自觉亏欠孩子太多

询及他称得上是称职的父亲吗?郑立慷遗憾地笑言,他肯定不是称职的父亲,甚至亏欠两名孩子太多太多了,他更形容自己为一名不及格的父亲。

广告

“我无法见证孩子一路走来的成长历程,许多孩子重要的首次经验,我都无法参与,错过一些不该被错过的瞬间,如孩子第一次学会走路及讲话等,这些瞬间都无法重演了。”

他指出,过往若他在怡保,无论多忙也必然会到岳父母家看望孩子,尽力抽空陪伴孩子一至两小时,若腾出闲暇时间,他则会带儿子返家留宿,以便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谈天。

提及他与两名孩子的关系是否会疏远时,他表示,尽管孩子俩特黏妻子,惟儿子与他的关系非常亲密,女儿则视心情而定,不过他肯定挤不进女儿的喜爱人物排行榜榜首,首选当然是照料女儿的岳父母,其次是妻子,再来才是轮到他。

一家四口
分居3屋檐下

广告

郑立慷笑言,他们一家四口的生活情况较为特殊,他与双亲同住于兵如港,而太太于吉隆坡工作,每逢周末才返家,两名孩子则交由岳父母照料,一家四口分别在三地生活。

他指出,儿子年龄较大,较为容易照料,他偶尔会百忙抽空带儿子返家,陪伴儿子入睡及讲故事,这也是他能力所及的事情。

他坦言,当他胜选为国会议员后,相信与孩子的碰面机会更少,仅是他一人已需“分身”三地,包括怡保的住家、国会选区,以及吉隆坡的国会,国会平均每年会召开逾80天的会议,已占一年时间的四分之一。

“由于中选国会议员后,又适逢斋戒月,每日必须往返选区出席开斋活动,而儿子于下午5时30分才放学,我则必须于最迟下午5时30分动身出发,以赶于晚上7时前抵达选区,迄今除了周末,我也难与儿子碰面,希望斋戒月后会改善此情况。”

与选民相处时间多于孩子

他笑言,他与选民相处的时间更胜于孩子,或许一天也见不上孩子一面,他返家时已是晚上10时许,孩子早于晚上9时入睡。

他说,他可以想像往后的日子,陪伴孩子的时间,必然会比担任州议员的时期更少,惟希望未来可以推掉一些不必要的应酬,因为儿子要上小学,希望给孩子多一点陪伴。

“儿子的性格较为独立及乖巧,习惯父母不在身边,听起来有点可悲却是事实。”

感恩特殊女儿到来

2014年7月初,夫妻俩殷切期盼爱女的诞生时,却被医生告知甫出世的女儿患有心脏有孔外,她也是一名唐氏儿童,这个消息令夫妻俩始料不及,那一刻起,也是夫妻俩的人生转捩点。

他回忆着那一幕时坦言,夫妻俩当下确实难以接受,也曾反覆思考为何此事会发生在他身上,后来经友人开导及自我摸索后才感释怀,正面看待此不同的人生经验,其一已无法改变事实,其二是视此事为宝贵经验。

提及女儿会是他的累赘吗?他笑言,他反而是女儿的负担,感恩女儿的到来,让夫妻俩学习很多,也改变人生观及家庭观,他起初觉得许多事情理所当然,惟有了女儿后,始察觉人生不一定理所当然。

他分享,若工作许可,他愿意花费更多时间及精力照料家庭,即使再忙,若女儿生病或进行手术,他必定会放下手中工作,因为女儿比其他孩子更需要关怀。

他说,女儿非常有个性,或许年纪尚小,不至于有个人想法,但是女儿很好学及好奇,同时也很顽皮,惟庆幸女儿具备学习能力。

“唐氏儿童的学习能力不设限,有者甚至念大学,前提在于家人是否了解儿童的潜能,以及是否放弃孩子,若判定唐氏儿童一无所长而放弃学习,唐氏儿童便会失去学习的能力。”

他分享,太太就读生物医学科系,夫妻俩一开始已下足功夫了解唐氏综合症,此病症必须接受早期治疗,不能有半点怠慢,例如婴孩六个月时需开始做物理治疗及简单训练,庆幸夫妻俩一开始已有跟上进度。

趁着今年的父亲节,郑立慷的儿子亲手绘制父亲节卡片,作为父亲节的礼物,再完美的礼物也难以媲美这一张满载着孩子心意及爱意的卡片。

坚信女儿有特别天赋

“特殊儿童具备特别天赋,父母必须耐心去发掘,我们坚信女儿有着特别天赋,迄今仍在观察阶段,尽量让女儿尝试不同事物,也送女儿到普通的幼儿园上学玩乐,同时每周也会到怡保唐氏儿童中心上课一天。”

他指出,他起初担心老师无法控制女儿,或女儿干扰其他学生等,一开始,岳母陪伴女儿上学数个月,当老师了解女儿的习性后,最后放心让女儿一人上学,女儿很喜欢上学,因为有机会与其他同伴玩乐及唱歌。

“女儿虽在普通幼儿园上学,惟无法跟上普通孩童的学习进程,目前4岁的女儿仍与2岁的孩童一起上课及玩乐,主要是女儿还不会讲话。”

不过,他指出,上学已达两年的女儿已学会基本纪律,如排队及吃东西前洗手,也学会分享事物及不怕陌生人,总是好奇及观察别人的行为,正面及健康成长中。

双亲岳父母最强大后盾

郑立慷分享,由于夫妻俩皆工作,他们不想假手于外人或保姆看管孩子,而年近70岁的岳父母也愿意分担照料孩子的职责,他对于岳父母的付出深表感激及感恩。

他指出,除了岳父母庄锦发及温华英外,他也特别感谢父母郑国祥及钟莲珠,若他接送儿子返家留宿时,基本上都是由母亲照顾儿子,父母及岳父母对孩子的无私付出,比起身为父亲的他来得更多。

他说,他从政路上,亏欠岳父母及父母许多,他无法两全其美,必须取舍及牺牲家庭,感恩的是父母及岳父母即使倍感吃力及辛苦,然而从未反对他参政,反之还给予大力支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全心全意投入政治工作。

他坦言,他很放心让岳父母照顾孩子,惟担心他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会疏远,也遗憾是无法参与孩子完整的成长过程,转眼间孩子已会走会跳,也已经上学了。

郑立慷偶尔会特意带上儿子皓轩出席一些活动,让儿子了解他的工作性质及灌输正确的价值观。

身教重于言教
坚持不鞭打

郑立慷指出,他并没特别制定一套教育孩子的模式,一切顺其自然,必须具备基本的礼貌,他相信自己如何对待长辈,孩子也会如何对待自己。

他强调,他不会把个人的主观意愿强加于孩子身上,会给予孩子一定的自由度,有足够的发挥空间,也未必渴望是望子成龙,最重要让孩子的学习过程更有乐趣,不要增添孩子的压力,或与其他孩子作比较。

“儿子目前学习着舞狮、画画、羽球及钢琴,这些都是儿子主动想学的事情,儿子最近也在学习语音班,导师会教导儿子如何正确发音及朗诵古诗词,儿子虽不懂古诗词的含意,惟一边朗诵一边附带动作的模样,非常可爱。

此外,他强调,他的立场非常坚定,即不会鞭打孩子,他认为若以暴力处罚孩子,孩子长大后会以暴力解决事情,孩子犯错时,他会尽量讲道理及灌输正确价值观,并且约法三章,如儿子玩平板电脑超时,则会被没收平板电脑等。

他分享,父母每年都会拜访老人院,而太太的公司履行社会企业责任,会拜访原住民部落,捐助物资或兴建图书馆等,他们都会让孩子随行,让孩子了解父母及长辈的举动,以身教向孩子传递正确的价值,也会尽量用最简易方式解释长辈的举动。

适逢儿子皓轩的生日,郑立慷与妻子庄丽珍于今年3月带着两名孩子齐去看电影,这也是他们一家人唯一一次到电影院看戏。

儿询问“州议员”是什么

年幼时期,孩子对于职业的认识,普遍上离不开教师、医生、警察等,然而“州议员”这一个抽象名词,令郑立慷的儿子皓轩怎么也摸不着小脑袋,他的父亲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他笑言,儿子偶尔会问起“你是州议员喔、你做官喔?”的有趣问题,他向儿子询及谁说时?儿子回话指“老师说的呀”,儿子仅懂“州议员”一词,却不了解真正含意,他也难以向孩子解释其含意,唯有回答“是、是、是”。

他表示,他没有向儿子解释其工作性质,因为很难解释“参政”的意思,只是简单诠释为“帮助别人”,稚龄的儿子尚不知悉他实质的工作内容。

他说,他有时会特意带上儿子出席一些活动,每当儿子看到他在台上演讲及被要求合照时,儿子也会好奇发问“做么找父亲拍照呢?”。

“每次岳父看到报纸,都会拿给儿子看,儿子仿佛已习以为常,毕竟他还不了解报纸是什么,基本上只看图片。”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