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指“新政府改条例”.“欠卡债”电话骗21万 - 新闻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老千指“新政府改条例”.“欠卡债”电话骗21万

2018-06-14 18:05

老千指“新政府改条例”.“欠卡债”电话骗21万

“换政府了,条例及最低限额已更改,要超过20万令吉才能调查你的案件。”诈骗集团连国家变天也当作骗钱藉口,让一名被“诈干”的妇女向亲友借钱奉给老千。
巴生一名华裔妇女(右二)近日遭到电话诈骗集团盯上,被骗走21万令吉。左起为颜友鹰和汤瑞让;右一为陈如坚。(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巴生14日讯)“换政府了,条例及最低限额已更改,要超过20万令吉才能调查你的案件。”诈骗集团连国家变天也当作骗钱藉口,让一名被“诈干”的妇女向亲友借钱奉给老千。

广告

近年来电话诈骗层次不穷,老千一贯自称是警员、法庭职员或国家银行职员,以套取受害者的信任,继诱惑受害者转账给诈骗集团。

改朝换代后,新政府也“中枪”,成为电话诈骗集团利用来诈骗受害者,来自巴生的一名妇女一共被骗走21万令吉。

何女士今日在行动党北区支部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申诉,她本月5日接获一通来自“法庭”的电话,指她在芙蓉申请的一张信用卡欠账2万多令吉。

她说,由于不曾在芙蓉申请信用卡,也未曾使用信用卡过度消费,她一直否认,对方建议她联系森州警察总部,并提供电话号码。

她依照号码致电,电话中的“华裔警员”促她直接在线上报案,并问了非常多问题及资料,包括银行讯息、她与家人或个人的定存数额。“由于对方声称事态严重,要求我联系国家银行,以保护我的银行的存款。”

何女士表示,自声是国家银行的职员,给她一个新电话号码,她依照新号码连系上陈姓男子。

广告

15万定存转入对方户头

她说,陈姓男子要求她领出所有定存转存到储蓄户头,再转到对方给的一个户头。

她解释,对方以保护钱财为由,以及国家银行需进行调查,若能证明清白,钱会一律归还她。

“我有三笔定存,最大笔定存是与丈夫联名,有10多万令吉,是一笔来自家公的遗产,我本身有定存及一笔母亲的定存,总共有15万令吉,全汇给了对方。”

广告

“无奈”向亲友借钱

何女士披露,但对方还不“罢手”,致电给她指由于刚换新政府,一些条例及最低限额已更改,要她汇多6万令吉,即超过20万令吉才能进行调查。

由于她已将大部份储蓄汇给对方,所剩无几,只好向亲友及好友借钱。

找姐夫商量才知被骗

她披露,对方“警戒”她不能将此事告知第三者或任何人,所以她借钱时,未曾透露的真正理由。

“由于我对于银行转账的事并不很熟悉,对方套取到我的银行密码和转账号码后,分好几次将户头里的6万令吉转账到别的户头。”

何女士指出,对方(诈骗集团)可能食髓知味,竟然还要继续诈取她另外20万令吉,但她毕生储蓄几乎已汇走,户头仅剩千多令吉。

她说,在无法可施之下只好找姐夫商量,即刻惊觉可能被诈骗,随后在友人陪同下,到警局报案。

她披露,在受骗过程中,诈骗集团还规定她每天必须每3小时汇报行踪,无论在家或外出,都需向对方报告。

“我从6月6日当天开始,每小时汇报行踪,我第一天从早上10点连续联系至下午4时,过后‘陈姓联系人’每天早上也会打来,直到昨天才失去联系。”

陈如坚:应与家人商量免中计

巴生市议员陈如坚表示,民众一般对政府机构的程序不了解,因此容易掉入诈骗集团的圈套。日后若接获类似来电,首先应与家人和朋友商量。

他说,警方目前并不接受电话报案,若有人要求电话报案,肯定是假的。

“我也促请公众人士,不要轻意向陌生人透过个人私密资料,尤其是银行资料。”

他强调,若有疑虑,可以直接到警局查询。

陪同出席新闻发布会者包括行动党巴生北区支部颜友鹰和何女士友人汤瑞让。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