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度越高越喜欢,Breaking给柯浩乐的青春飙出火花

2018-05-16 13:17

难度越高越喜欢,Breaking给柯浩乐的青春飙出火花

Breaking讲求原创性,加入自己专属的舞蹈风格。因此柯浩乐要不断去创新和开发自己的风格。
Breaking讲求原创性,加入自己专属的舞蹈风格。因此柯浩乐要不断去创新和开发自己的风格。(图:星洲日报)

Breaking可说是一种具爆发力的“尬舞”(斗舞)舞种。各种帅气的地板动作,考验着舞者的肢体灵活度和平衡感。体力也不可少,有时需要不断弹跳、转圈或倒立。这些炫目的动作背后,也需要长时间的刻苦耐劳才能练就成功。当然,Breaking还要根据音乐节奏出力,动作的开始和结束都要干净利落,舞出力量和美感。

广告

唯一入围青年奥运会
东京世界街舞锦标赛的大马选手!

街舞诞生于60年代末,属于欧美国家的一种街头潮流文化。当时新生代借由街头舞蹈去表现自己,体现自己的精神生活或艺术文化。街舞的风格有很多,包括Hip-hop、Popping、Locking和Breaking等。我眼前身穿纯白色T恤,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的柯浩乐就是热爱Breaking舞蹈的街舞好手。

朋友可以叫他的名字,也可以称他为Bboy Soulmad。令人振奋的是,17岁的他近期入围了青年奥运会东京世界街舞锦标赛,成为街舞项目中,唯一入围的大马选手。

柯浩乐9岁开始接触街舞。当时他透过网上视频,模仿那些舞者在“battle”(尬舞)的动作。“我觉得他们很帅!”小时候跟着那些舞者随意摆动,并没有正式的舞步招式。没想到,这些街舞视频渐渐令他产生浓厚兴趣,直至母亲看出他的热忱,决定将他送去舞蹈学院。

一切都从基础开始,最初每位学员要学Hip-Hop Choreography、Popping。不过,他很清楚自己并不喜欢这些舞蹈风格。学不到两个月,他开口跟老师要求要学其他风格,很想找到儿时所看到的舞步。

“最后他教Breaking,就是那种Bboy的东西,也是我在视频中看到的那些舞步。”
 

广告
远赴台湾参加Taipei Bboy City亚洲资格赛时,柯浩乐当时背部已有伤,但还是完成了很多具爆发力的舞蹈动作。(图:截图自台湾Taipei Bboy City官方YouTube视频)

难度越高越喜欢

Bboy指Beat Boy,也常指作Break Boy,跳Breaking(霹雳舞)的人。他笑说,Breaking比较好玩,拥有难度和挑战。“(这种风格)可以用到身体每一个部位。自己也要构思特定动作,比如动用膝盖、手肘、头和脚,整身都可以运用。”

Breaking需要丰沛体力、肢体力量和协调性,因为经常要表演很多地板动作。不过,这种风格并非毫无章法,而是有特定基本舞步。舞者必须从这些舞步加以变化,添加属于自己个性和招式。原创是Breaking的核心,属于最重要的元素。“在场上,有些人不用看脸,一看动作就知道他是谁。”日积月累的练习会自然衍生出惯用的动作,慢慢发展自己的独特动作(signature)。

关于“Soulmad”这个称号由来,他想了一下回答,自己投入跳舞的状态时,灵魂似乎得到解放,从这个身体苏醒,沉浸在音乐的节奏之中。“我在每次尬舞的时候,会感觉灵魂都尽情投入,变成“mad”(疯狂)的状况,完全不属于自己。”

广告

每天练舞4小时

挑战Breaking的街舞风格,也令他比别人要用更大的努力和更多时间练习。每次跳起舞来很辛苦,尤其特定动作必须苦练多时,直到能够呈现出来时,心中就会有很大的满足感。

他一共加入了两个团队,分别是Uncover Crew和FE。由于现在仍是学生,每天上课至2时,他的练舞时间就从6时开始,直至晚上10时才停止。“不是每一天都跟组员一起练舞或编排舞步。有时候就练个人的套招。”

套招是由很多不同街舞的动作串在一起,有些舞者就会有自己的特定招数。不过Breaking讲求原创性和自己独有的舞蹈风格,所以要不断去创新和开发自己的风格。“你永远不知道比赛音乐会是怎样的节奏,所以要练好几个套招,然后再配合音乐呈现出来。”
 

当要求柯浩乐现场展露舞技时,他很快就示范一些Top Rocks的舞步。他强调必须要有律动(groove),并且享受其中。(图:星洲日报)

伤痛是附带条件

“空椅”(Air Chair)是他最擅长的招式。这个需要依靠很强的背肌和肩膀力量去支撑身体重量。热爱Breaking的舞者有很多具视觉效果和爆发力的动作,如Air Flare、AirFreeze、Hong10Freeze等等。比赛时,其中一个评分标准是动作的难度系数。这些动作固然可以取高分,但要完美的呈现出来,背后要熬过无数肉体折磨伤痛才能练好。

柯浩乐曾经历3次严重的伤痛,第一次是手部过度拉伤。第二次是大腿内侧拉伤。那一次伤痛可说差点令他与街舞缘尽。他在练习时已经察觉大腿内侧隐隐作痛,但是没有理会。到了晚上,“脚抬起来有点颤抖,突然‘啪’一声就站不起来了。当下就感觉大腿内侧热热,然后就站不起了。”他虽笑着对我说这个故事,但当下他内心非常着急,并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及时医治,他也用了很长时间养伤。第三次是背部拉伤。从2017年7月开始,由于没有充份做好热身拉筋,以致背部肌肉拉伤。如今必须依靠针灸来减缓病痛。同年,当他获悉成功晋级时,为了梦想他被迫带伤参与Taipei Bboy City亚洲资格赛。所幸获得幸运女神眷顾,成功进入东京世界街舞锦标赛。

“我的家人是很支持我,但是也很担心我的伤患恶化。”如今,他非常小心翼翼,多做热身拉筋后才下场练习。“太激烈的动作我还是会在有软垫的地方练习,习惯动作后才下场尝试。”

成功需要120%的努力

有些人天生有律动(groove),音乐响起就能随性摇摆,很容易融入旋律当中,用舞蹈宣泄自己的情感。

Breaking除了要求律动,也要求舞蹈动作干净利落。这就回归到基础功,一个简单的动作必须练到熟悉和稳固,不能有任何“拖泥带水”。

柯浩乐声称,每一次比赛,评审们关注的东西不同,包括舞者尬舞时的状态、动作与音乐的结合、招式转换等等。每个比赛也有不同组别,有分组对组、一对一、二对二。如果是组对组,各自队长会分配好战略和套招。比赛有时间限制,双方就在那段时间斗舞,直至时间结束。虽然事前有战略,一旦对方转换策略,自己的队伍也要“对症下药”,“比如遇到一个很会转的对手,自己的阵营也要派出一个同等强项的队友去迎战。”

此外还有开放式比赛(open style battle),参与者可以不同的舞蹈风格斗舞。主办方会随机播放各种类型音乐,舞者就是要随机应变。不过,Breaking的音乐属于碎拍节奏(Breakbeat),舞者的动作得跟音乐结合,呈现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力度也不可以少。

访谈中也得知柯浩乐的街舞偶像是BboyShigekix,一位16岁的日本年轻Bboy。正好对方也有参与这场青年奥运会。“他是世界级的Bboy。至于会不会有压力?OK啊,我可以和他尬舞,也是一种荣幸。”

学好Breaking并不简单,柯浩乐称,如果喜欢Breaking,必须要有耐性坚持下去。如果真的热爱,就要付出120%努力。

结语: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年奥运会(青奥)共有4个阶段的赛制。第一个阶段是各国选手影片遴选,柯浩乐去年录制了一段Breaking的影片,然后电邮过去,成功晋级至第二个阶段资格赛。当时共有3位大马青年入围。2017年杪他们远赴台湾参加Taipei BboyCity的亚洲资格赛。最后经过各种难关考验,柯浩乐成功入围,也成为唯一入围的大马选手。下一个关卡就是东京世界街舞锦标赛,只要成功再次获胜,就能前往阿根廷参与青奥街舞赛。如今他正在Mystartr平台众筹,希望能筹足经费前往东京参赛。

柯浩乐众筹网页:https://www.mystartr.com/projects/soulmadcrowdfunding
 

当要求柯浩乐现场展露舞技时,他很快就示范一些Top Rocks的舞步。他强调必须要有律动(groove),并且享受其中。(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