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扣

2018-04-16 19:50

连环扣

金务大(GAMUDA,5398,主板建筑组)旗下雪河公司(SPLASH)采取司法行动向雪州水供公司(SYABAS)追讨拖欠的42亿1791万1712令吉欠款和利息,从而支付拖欠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贸服组)的电费。

金务大(GAMUDA,5398,主板建筑组)旗下雪河公司(SPLASH)采取司法行动向雪州水供公司(SYABAS)追讨拖欠的42亿1791万1712令吉欠款和利息,从而支付拖欠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贸服组)的电费。

广告

雪河公司上周一向雪州水供去函索讨42亿1791万1712令吉欠款及在后者支付欠款前每日征收较基本借贷率高1%(现为6.9%)的利息和相关成本。

金务大旗下80%子公司金务大水供及联号公司雪河公司分别在今年3月9日和4月2日,接获国能追讨拖欠的3951万2063和3570万7366令吉的电费。

至于商业高峰(PUNCAK,6807,主板建筑组),2017年10月27日入禀高庭,指前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与现任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滥权导致联邦政府援引水务服务法令2006年,接管雪兰莪州的水务管理。因而,商业高峰要求法庭判两人和雪州政府需赔偿140亿令吉国内外的商业损失和其他损失。

商业高峰也为旗下PNSB水务有限公司(前为商业高峰有限公司)和雪州水供公司,寻求各20亿8000万与23亿5000万令吉的损失。

上诉庭今年2月间,否决商业高峰的上述申请,并认为高业高峰的上述索赔是错误的,且谕令商业高峰支付2万5000令吉堂费予卡立与阿兹敏。商业高峰的代表律师是于4月6日,接获阿兹敏有关上诉庭否决上述索赔的通知。

国家能源透过沙亚南高庭,3月间向金务大发出4封令状,分别追讨2352万、1057万、141万和401万令吉电费,另加5%利息。

广告

水务整合处于胶着状态,水务的生态就是这么复杂,A公司欠B公司、B公司拖欠C公司、C公司又向州当局索取赔偿以减损。追讨损失不遂,拖欠的一屁股债与利息,直接间接令投资者心生戚戚,对水务股退避三舍。

金务大持股40%的雪河,3年前因州政府出价2亿5000万令吉未接受整合。联邦政府最近已敦促州政府7月前再出价和解决,以免旷日持久引发水供危机。

如何解开上述“连环扣”,还待相关各造拿出智慧与诚意。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须“去政治化”,更是解开连环死扣的关键。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