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专访(下)·怕,就能赢吗?

2018-02-14 17:17

特别专访(下)·怕,就能赢吗?

“我本来不清楚吴柳莹为人,但在那三个月里,她三分之二的时间都给了我。”吴堂杰这么说。因为吴柳莹有旧伤新患,除了平常训练还要比别人多做复建。两人对练完毕,吴柳莹不进复建室,却在场边做复建,以便盯着陈堂杰继续训练,她笑说这像是“陪少爷练球”。

“我本来不清楚吴柳莹为人,但在那三个月里,她三分之二的时间都给了我。”吴堂杰这么说。因为吴柳莹有旧伤新患,除了平常训练还要比别人多做复建。两人对练完毕,吴柳莹不进复建室,却在场边做复建,以便盯着陈堂杰继续训练,她笑说这像是“陪少爷练球”。

广告

陈堂杰:看得起我,才要求高

很多时候,陈堂杰的错误,经验老到的吴柳莹一眼就看出来了,但她不直接指正,先问问题:你为什么要这样打?她要知道陈堂杰的想法,再刺激他思考,从根本纠正,而非机械式的盲从。让她欣慰的是陈堂杰很肯拼,逐渐把她教的招数都注入骨子里,开始能不假思索就发挥出来,进步明显。我问陈堂杰,吴柳莹这般要求,难道不觉得苛刻吗?

两人从来没有吵过架吗?他说:“她看得起我,才要求我!

可是,陈堂杰还有一个弱点,始终无法及时改善。在印度,还未正式比赛,吴柳莹已能看出陈堂杰不在状况,问他什么事,他说紧张,怯场了。

球员的气势很重要,否则对手必会嗅到不妥,然后紧攻弱势者,十分不利。能教的,之前都教了,心态只能靠陈堂杰自己,吴柳莹只能丢给他一句话:“怕,就会赢吗?”引导陈堂杰把心思都放在战术,忘记害怕。那场比赛,换来了陈堂杰人生第一座成人赛冠军奖杯。下一次还会怯场吗?他笑答:那要下一场才知道。”

从师姐身上获益良多

广告

问陈堂杰这些日子从吴柳莹身上学到什么,他说实在太多,比较特别的是省力、借力的打法。吴柳莹受过伤,会特别关注自己的动作,务求以最少的力气达到最大效果。这次比赛其实是她大赛前的调适准备,训练时容易将就伤势,赛场拚杀时才知道自己恢复到哪里。陈堂杰老觉得三个月太短,很希望能向她多学一些,他说:“柳莹连对我这竞争对手也毫不保留的教导。”我一时不明白,陈堂杰不是搭档吗?“以后如果我们拆伙,在场上就是对手了。”

而吴柳莹最大的收获,是学会调整自己的心态,控制情绪。“我觉得,我的耐性更好了!”她自言从未对陈堂杰发过脾气,也没有把压力加诸搭档身上,比赛输赢不是重点,重点是学习、成长过程。至于外头无的放矢的评论,两位球员都不去理会,专心打球就好。知道这些都没有影响他们的心情,我也宽心,不必多问什么,毕竟那些酸民在他们生命中连一个路人都不算。

陈堂杰兴奋地说,和吴柳莹配对打球打得最痛快的一次,居然是在印度比赛结束回国后的内部训练。不知怎的,节奏都合拍了,两人场上灵活飞跃,再没有不顺心的感觉。吴柳莹只在一旁神秘的浅笑。

◆注:吴柳莹着《我只是吴柳莹》,全马书店均有贩售。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