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李天葆·乘坐光影的璇宫画舫

2018-02-13 19:52

【非常艳】李天葆·乘坐光影的璇宫画舫

多年之后,看秦怡的访问——超过90年的春花秋月,她活下来,说着好多些人靠她过活,有上,有小。老太太老了,依旧轮廓美丽,出席应酬的影展宴会,但也是轮椅徐徐推出来:想来这个时候,能少走动就少一点。

多年之后,看秦怡的访问——超过90年的春花秋月,她活下来,说着好多些人靠她过活,有上,有小。老太太老了,依旧轮廓美丽,出席应酬的影展宴会,但也是轮椅徐徐推出来:想来这个时候,能少走动就少一点。秦怡的戏看得不多,知道后来嫁给金焰。他堂堂就是和阮玲玉演《桃花泣血记》的金焰,朝鲜血统的美男子。可见多人艳羡秦怡,却不知世事难料,美妇俊郎的配搭,也有花样百出的不幸福——人生如果仅止于活在画报里,那就美满团圆了。1947到1949年,是胜利之后的上海,出版的《电影杂志》,创刊号封面是秦怡,穿花布旗袍,稍微仰头,露齿一笑。那时大概米粮短缺,女明星有办法找到白米不间断的,大多略有白胖圆润的意思;如果不是生育孩儿,即是某种特定时空的现象,连陈娟娟、陈燕燕、李香兰亦是如此。以前的画报,多半经费时有时无,封面照片大抵都用黑白套色。内页的广告,如今看来,颇有时代趣味——香烟广告之多,可见手拈一支的风气炽烈。图片里男女相对而坐,男的递过一支香烟去,女的盈盈一笑,广告词语是:情话喁喁,香烟袅袅。白光被杂志访问,最喜欢的嗜好,她老实回答,烟卷。还有个香烟牌子叫“白兰地”,丽人穿浴袍卧床上,口叼香烟,借着侧边夜灯来看书,广告词居然是二句联,睡意萦灯下,烟香绕榻间。塑造了旧时闺阁诗意,现代的烟,古时的梦,仿佛两者糅合了最绝美的醇醪,以酒作烟的名字,艳女乐得吸食,最终的是意境上的联想。这些广告女郎酷似电影明星,例如李丽华——她接受访问,竟也予人一种“是个寻常女子”之感,还是执笔者的笔法?李丽华生病了,原来吃了5个大闸蟹,还一锅红烧羊肉,之后缠绵床榻几个礼拜。记者富有技巧的转到另一半,又刻意的问起“你从前很顽皮的,现在已经做母亲了,可曾改变了些?”

广告
秦怡
李丽华 
英格丽褒曼。

李丽华反问:你说呢?又说杂志的影评太严苛了。末了千叮万嘱别刊登,那不过是玩笑话。于是〈李丽华小姐的病〉出炉,另外提及美国生活杂志登了中国上海轰动一时的电影《假凤虚凰》剧照,大大恭维了小咪姐一番。新年特大号就以李丽华为封面人物了:粉红色背景,绑住头巾,露出光滑脸庞,两道凤眉往上飞扬,一个年轻而艳丽的少妇。而第二页则是雪花大王“蝶霜”广告,还有永不褪色绮丽纱,绮如霞蔚,丽若云蒸,一个上海仕女端坐,身伴瓶花。

不时有好莱坞明星报道,夹着海报,原来是英格丽褒曼,还是希治阁导演《美人计》时期。而我所熟知的芭芭拉史丹妃,当时居然译成白蓓兰史丹薇,仿佛有上海话的成份。当时得令的该是琼芳登吧,某一期的封面,她穿露肩礼服,半侧脸,难得有一丝娇媚,洗尽之前银幕的失魂落魄形象。接着每期介绍各大戏院的西片,琼芳登和却尔斯鲍育合演《谪仙怨》,在美琪大戏院上映。白先勇有篇小说〈谪仙记〉,都记得里面的李彤——他有篇〈谪仙怨〉倒少人提及。白先勇自然记得美琪戏院,他在那里看过梅兰芳。张爱玲更为彻底,根本不愿意回去上海,最为美好的记忆保存着,当年的海上繁华梦,如同庞大绚烂的璇宫画舫,慢慢的沉入水底。无论是谁,到原地追寻缅怀,始终徒然。

琼芳登 电影《谪仙怨》剧照。
琼芳登 电影《谪仙怨》剧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