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弹琴】洪美枫·音乐教育与文化素养

2018-02-13 19:39

【听弹琴】洪美枫·音乐教育与文化素养

《乐记.乐象》中所说:“乐者,德之华也”,说明音乐是高尚品德所开放出来的花朵,因此,人们如果多接触音乐,有助于培养高尚的品德;战国,庄周《庄子.杂篇》亦说道:“乐以道和。”说明音乐可以引导人们和睦相处,社会和平安定。
明朝,仇英《孔子圣迹图》。孔子爱乐,他不但对音乐有很高的审美鉴赏能力,还是一名演奏家和音乐教育家。

《乐记.乐象》中所说:“乐者,德之华也”,说明音乐是高尚品德所开放出来的花朵,因此,人们如果多接触音乐,有助于培养高尚的品德;战国,庄周《庄子.杂篇》亦说道:“乐以道和。”说明音乐可以引导人们和睦相处,社会和平安定。许多历史资料也记载,孔子也是一名音乐演奏家,他把音乐列为他的教育核心之中。在六艺里面,“乐”为弟子们必修的科目。在《史记.孔子世家》中也记载:“孔子学鼓琴师襄子”。孔子的弟子受其教育理念的影响,也纷纷视音乐为核心价值。比如孔子的弟子子游,就受到孔子的影响,以礼乐化民,极力使到音乐普及到民间。另一名弟子子路,虽然刚强勇猛,但是也弹得一手好瑟。

广告

中国在甲午战争战败后,康有为、梁启超等奋起救国,鼓吹维新,倡言废科举,办新学。新学课程设置中就音乐一题,梁启超认为:“今日不从事教育则已,苟从事教育,则唱歌一科,实为学校中万不可缺者。举国无一人能谱新乐,实为社会之羞也”。他认为音乐和歌唱课是教育必备的科目,而若国人不识谱,则是一件非常羞愧之事。

转个角度看看西方,西方的伯拉图在《共和国》一书中提到每一位公民都必须接受音乐教育,他的理由给予古希腊的思想观念,即每一个音阶都能够提升一个人性格中的某些品质。自古以来,东西方圣贤皆认同音乐具有教化社会的功能,并为音乐做了很高的评论。

但有时候我会想,“我们是否一定要翻箱倒柜找出一大堆伟人说过的话,才能为音乐在马来西亚的发展奠定基础,难道音乐没有它本身应该被重视的理由吗?”就像一座旧房子,是不是一定要先找出它还可以存在的意义,才能够免予拆除的命运?不断提出音乐教育将带来的成就,似乎只是推广音乐教育的手段与谋略。

就像美国近代音乐教育专家Dr.Charles R.Hoffer所说:“非音乐性诉求会转移人们探讨音乐本身之贡献的研究之注意力。如果生物老师并不标榜他们所教导的超乎生物学以及科学以外的知识或获得,自然音乐课程也无需做所谓非音乐性之诉求。再说,这些非音乐性收获其实也可以从其他领域获得。姑且不论任何非音乐性效益,学校设立音乐课程都有其合理之理由。非音乐性效益应该被视为额外加点,音乐在学校的地位不应仰赖于此,但音乐课的地位确实可以因此而强化。”

在我们这个应试教育盛行的现代,正规的音乐课程成了当然的牺牲品。但同时我们也知道,音乐教育能够渐渐提升社会的气质与文化素养,也是广大群众会喜欢看见的事情。推广音乐教育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下一期我们再深入谈谈现代新音乐教育的功能和目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