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李天葆·艳后金粉,花仙玉销魂

2018-02-13 19:29

【非常艳】李天葆·艳后金粉,花仙玉销魂

是1983吗?看那电影特刊的版权页,也就知道年月了。封面的片名是爱新觉罗溥杰品题的,《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9个字写得柔媚,软若无骨,却是一派皇家贵气。
周昉的挥扇仕女图,簪花仕女图。

是1983吗?看那电影特刊的版权页,也就知道年月了。封面的片名是爱新觉罗溥杰品题的,《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9个字写得柔媚,软若无骨,却是一派皇家贵气。封底的刘晓庆,一身太后朝服,侧面,秀眉半弯,眸子透露杀气,半点红唇,是“点绛唇”,如同舔血,妖异的艳,竟预告着险恶的政海诡谲,她是掌握大印之人,随时可以翻天覆地。初中生入戏院,见鹅黄纱帘垂放,两宫太后各坐一端,少年皇帝淡淡稳坐,背后模糊的艳影,慢慢的有所盘算。

广告
《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电影特刊。
《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电影特刊。

顾命大臣们心里都有数,是明的,是暗的,不挟持小帝君,誓不罢休。那时看得懂心计斗法么?只是一知半解的服膺在宫闱光影里、迷醉在丽女艳后所散发的魔魅之中。反派是主角,西太后再坏,却无时无刻不愿把视线离开:她嫉恨的抓紧绣花手帕,或用足下花盆底儿鞋狂踩蜘蛛,还是咬牙忍辱的将印章狠狠盖下,眼睛泪水蓄满。她简直是越邪恶,越得到人暗地里尊崇。至于对恶之花的崇拜,恐怕是日本的谷崎润一郎最有心得了,他活在中国,想必迷恋叶赫那拉兰儿。连李香兰的回忆录里,也不忘记上一笔,李翰祥的片子,安排慈禧把丽妃手脚砍断,装进酒瓮——虽然这不过是杜撰。只是美艳而心狠手辣,反而让观众赞赏,比《甄嬛传》的华妃早了三十多年。当年我因此追着寻觅刘晓庆的戏,可是永远不能满足,因为美好记忆似乎停留在西太后龙下凤上的强横霸气里,看不惯她演其他角色——或者都是替代品。特刊在时空里保存下来,早年的,哦,不,刘晓庆拍慈禧之时已经30岁。神奇的年月善待有魔力的女人,越活越年轻,恍如梦幻。后来看到高阳小说,尽情阅读,然总是怅然若失。缺乏重口味的蛇蝎形象,过多历史轶事,还是引用史料,过于死硬,炫耀了才学,却不时打断读兴,于是忍不住掩卷而去。以前的活字仿宋绘图通俗小说,有所谓《清宫外史西太后》,封面有旗装丽人立在月洞门外,里内灯烛煌然,皇太后身侧有宫女持净瓶,似扮演观音大士的龙女………而这幅画倒是很有俗艳宫闱片的味道。

唐代宫乐图。 
唐代宫乐图。 
1984年,张晓飞绘图的《香玉》。 

那时我也沉迷周昉的仕女图。在一些画册找到比较少见的《挥扇仕女图》,丰腴侍婢,宫妃慵懒,即使端坐刺绣架旁,也是百无聊赖的。近乎也是类似唐宫美人的图卷,如《宫乐图》,10位丽人或弹琵琶,或吹笙簧,神情不一,却犹如各司其职,负责深宫排遣,或者只是某种演习,让画工落笔而已。

最为精致妩媚的当数簪花仕女图,六人除了持扇宫女,其余五人,等同陈列馆里表演,唐代模特儿,展示新装,发髻,休闲活动……那高耸近乎奇观的髻子,庞大而前卫,簪上大朵牡丹,艳不可言。她回身,露出“倒晕眉”,时尚的眉型,手里执红拂,拨弄底下的猧子狗,但模样其实心不在焉。聊斋连环图里有张晓飞所绘的《香玉》,1984年江苏美术出版,牡丹花幻化美人,装束竟然是簪花仕女图的翻版,不是依样画葫芦,而是致敬。香玉含笑,掀开竹帘,欠身而进,一身雪白轻纱,唐代打扮,里面是粉绿色抹胸,头顶白牡丹,仿佛顶着自己的元神。她手拿孔雀翎羽扇,即使是道具,也似带着法器,自我壮胆,来寻情郎来了。

书生不过题诗树上,她就觉得“君汹汹似强寇,使人恐怖,不知君竟骚士,无妨相亲……”富艳华贵如牡丹,也只因为对方是白净书生,轻易委身,真的是一派天真,到底亦属书斋寂寞至极的欲望投射,仙子,还是花仙,柔情尽致,梦中成了梦郎,俨然真的一样。 

1984年,张晓飞绘图的《香玉》。 
周昉的挥扇仕女图,簪花仕女图。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