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 ·华人的困境

2018-02-13 14:20

林瑞源 ·华人的困境

要打破华人的政治困境,就必须先瓦解种族政治;即使不能打败它,也必须要制衡它,阻止它继续壮大,主导政府的运作。

每次到了大选,华团就有惯性的动作,即提呈大选诉求或备忘录,希望能够一劳永逸解决华教问题。

广告

但是,大多数的要求都石沉大海,比如2008年大选要求承认统考文凭及制度化增建华小,2013年大选重复提出,这次董总、教总与五大华团计划在3月初提呈的《华团教育备忘录》,又重复同样的要求,恐怕结果还是一样。

其实,不只是提呈诉求,董总在2012年9月26日还展开“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有近两千名华教人士赴会,时任董总主席叶新田率领20名代表前往国会,提呈纳入华教8大问题的备忘录。

提呈诉求的最惨痛经验是在1999年大选,当时以董教总及隆雪华堂为首的华团,提出涵盖政经文教各领域的《马来西亚华团大选诉求》,它得到全国各地2098华团联署支持,国阵华基政党领袖代表内阁表示“原则上接纳诉求”,但是在国阵赢得大选后,时任首相马哈迪竟形容《诉求》是大选前夕的“要挟”行动,并抨击华团大选诉求工委会犹如共产党及“奥玛乌纳”极端分子。2000年8月18日,时任巫青团副团长阿都阿兹率领大约200人到隆雪华堂示威,恫言火烧隆雪华堂建筑物。

人民有权提出合理要求,政府必须尊重民意,即使无法做到,也不能假意接受,过后又斥责。有了这样的教训,有些团体过后不再参与,大选备忘录也只集中在教育课题。

华团只能趁大选提呈备忘录反映华人的困境,但是当华人人口比率越来越低,华团还有什么条件提出诉求,恐怕没有人会再理睬。

董教总为了突破困境,在过去采取不同的斗争策略。在1981年独大官司败诉后,林晃升领导的董教总萌生了“三结合”的概念;1982年大选,喊出“打进国阵,纠正国阵”的口号,一批华教分子加入民政党,但多年来无法改变华教的命运。

广告

1990年大选,林晃升提出“两线制”,并辞去董总、独大有限公司等相关职务,与26位华教人士加入行动党,惟也无法击败国阵,终结巫统的一党独大。

尽管前人的努力没有成功,却也唤醒许多华裔思考如何突破政治的困境。

华裔曾经把希望寄托在国阵身上,比如在1974年、1982年、1995年、1999年及2004年大选,国阵获得许多华人票,不过国阵始终无法做到公平施政,只有在马来政治力量分裂的时候,华社才获得一些好处,例如增建和搬迁华小。

长年的斗争、挫折,累积华裔求变的心理,并在2008年及2013年大选集体爆发,然而现在的政局更加混乱,华裔同胞必须寻求其他策略,才能取得更大的政治效益。

广告

公平施政的阻碍在于种族政治,种族主义也衍生单元化、你民我主的思维,永远只能讨价还价,在提出要求时还被指责为“趁火打劫”;政府无法承认统考,除了受到马来组织的阻扰,也是因为政治考量。

这次华团的大选备忘录要求政府成立“教育监察委员会”(Education Ombudsman),以监督教育部的施政效率与公正性,也可能被一些人扭曲、政治化。

要打破华人的政治困境,就必须先瓦解种族政治;即使不能打败它,也必须要制衡它,阻止它继续壮大,主导政府的运作。

换句话说,要捍卫少数族群的权益,就必须尽力推进民主进程,建立更完善的体制。

华裔同胞应当在新年过后,思考如何摆脱数十年来的困境。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The Chinese dilemma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