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写我拍”打救剧本荒.盼《星剧本》成本土“金马创投”

2018-01-13 10:46

“你写我拍”打救剧本荒.盼《星剧本》成本土“金马创投”

“做人如果没有梦想,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是周星驰《少林足球》里的经典对白,点出了许多人的心声,没有可追求的梦想如同行尸走肉。
(图:星洲日报)

“做人如果没有梦想,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是周星驰《少林足球》里的经典对白,点出了许多人的心声,没有可追求的梦想如同行尸走肉。

广告

可是,有的梦想却又好像遥不可及,或因现实的原因,往往不得不屈就迎合。

像是“票房”两字从来就是电影人的紧箍咒;写了个好故事奈何无处投递;想过一把演员瘾却不得其门而入,最终只能选择就此将初心埋藏封存。

然而《星剧本》的出现,也许已经为素人打开一扇通往梦想的门,同时悄无声息地改变马来西亚影视业的未来趋势。

《星剧本2.0》升格电影剧本
建“剧本池”为创作人铺路

电影尚未上映,但《星剧本2.0》已粉墨登场,规格从征求微电影剧本升格到电影剧本,星洲媒体集团营运总监陈志云更表示,《星剧本2.0》参考金马创投的模式,将成为一个面向海内外影视公司的庞大“剧本池”,为国内创作人冲出马来西亚铺路。

其实,对于任何影视作品来说,剧本永远是最为关键的灵魂,也可视为成败的关键。市面上可以看到即使许多名导出马,有知名演员坐镇,号称投资数亿的大制作影视剧,最终因败在剧本虎头蛇尾、敷衍草率,外加逻辑硬伤处处,导致恶评如潮,只能黯然收场。

广告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部影视剧纵然有再好的导演、再优秀的演员和再逼真的特效加持,若无优秀的剧本,形同地基不稳的华丽建筑,经不起观众的任何推敲,随时轰然坍塌。

奈何,好剧本却成全球影视业最为稀缺的资源。《星剧本》三部短片之一《寻找朱燕冰》的导演尹文钎指出,从好莱坞近几年来不断开拍各类电影续集,而无法再创造新故事便可看出端倪,连电影工业王国亦不能幸免于“剧本荒”。

因此《星剧本》应运而生。

素人编剧和演员
各方皆有“千里马”

广告
陈志云说,参与主演的叶剑锋、卓卉勤、林德荣等演员不谈酬劳不谈剧本,第一时间点头答应出演。(图:星洲日报)

陈志云忆述《星剧本》征集活动的前因后果时提到,原本想要举办的是微电影比赛而非剧本征集比赛,但后来发现微电影比赛已非常普遍,于是经过再三思索,想到星洲媒体集团是以文字起家的,希望举办一个文字与视频结合的活动,以拉近与新一代的距离。

于是第一届《星剧本》创作比赛正式启动,从征集故事、从1079份参赛作品当中选出3份得奖作品、筹拍到杀青历时18个月左右,将于本月18日在各大影院正式上映。

这部由3个初出茅庐的编剧、3名新人导演联手打造的3个故事,串联成长达90分钟的电影,粤语中“三”与“生”的发音相近,仿佛宣告着马来西亚中文电影将迎来生生不息的新生力量。

除了获奖者,《星剧本》监制许康文透露周青元导演亦从《星剧本》的参赛者中觅得合意的编剧,执导《差一点先生》的陈立谦提到通过此次试镜发掘好几位有潜质的素人演员,由此看来《星剧本》不仅变成“剧本池”,还汇聚来自各方的素人“千里马”,可说是各取所需互惠互利。

故此,许康文以“新浪潮”一词形容《星剧本》的诞生。

“此次的比赛为本地中文电影业制造一股新浪潮,因为《星剧本》是提供一个平台,我们征求的不是一个专业的剧本而是一个故事,这样无论是不是业内人士都有机会参加。”

在此之前,一些编剧或圈外人因欠缺平台和管道即便有满腹的好故事也无处发表。

“加上《星剧本》入选者有专人指导授课怎么写剧本;也无需自己导演,还有人提供资金,接下来由专业的团队拍摄,再推上大银幕。这样的机会和资源很难得。”

没票房压力自由发挥
3新导演“玩”得过瘾

3名得奖人汤梅芝、黄循文和曾莹莹,都不是专业编剧,前二者是市场策划及马大机械系博士生,后者是执业律师,3人的正职可以说与影视业毫无瓜葛,恰恰印证了许康文“好故事无门槛”的论调。

最关键的是,只论故事题材够不够独特吸睛,不论符不符合商业市场,加上陈志云曾提到票房并非该集团考虑的因素,而是以培育年轻一辈为目标,所以只要移除掉“票房“这座压顶的泰山,便意味着电影作品的创作再无需被资本绑架。

所以《衣柜》导演丁仕昀、陈立谦和尹文钎3人均异口同声说,这一次“玩“得很过瘾”,许康文更直言:没有票房压力时,做什么都觉得好愉快。

只为创作而创作,无需屈服潮流,匍匐在市场脚下。

许康文与《星剧本》另一名监制李勇昌根据3位新晋导演的特长,将3种不同题材的故事分派到他们手上,任由他们与得奖者磨合、修改剧情;创作和拍摄全程采取不干预态度。

“如果我拍的是商业电影,我肯定是要干涉的,但《星剧本》的角度是要发掘更多有才华的人,所以拍摄时只会给意见,不会干涉。

许康文以“新浪潮”形容《星剧本》的诞生,盼有梦之人都能借助此平台圆梦。(图:星洲日报)

你看《差一点先生》就知道,这样的题材是不会出现在商业电影里面的。”

我国的中文商业电影大多以“亲情”为主要卖点,同样也是一张安全牌,以致题材过于单调。

因此陈立谦认为,目前让年轻人玩味的作品较少,但《差一点先生》、《衣柜》、《寻找朱燕冰》分别是黑色喜剧、惊悚悬疑和奇幻爱情3种极致的题材,相信能为本地观众带来“新口味”。

颠覆亲情牌6天内拍完
“疯狂”的人一起疯电影

在撇除“市场“枷锁后,《星剧本》剧组感觉一路往“极致”路上狂奔。

先是颠覆市场传统的“亲情“安全牌;任用新晋的电影导演;再来是要在6日内跑13个外景完成拍片;听着就觉得很“疯狂“,但是最“疯狂”的莫过于陈志云原想采用全素人演员班底担纲主演。

“我向勇昌提议时,他就说:有时候我们需要面对现实,因为我们预算有限,时间很紧迫,所以就想不如让专业演员主演,带着素人演员一起学习表演,这样也符合活动的初衷。”

其他参与主演的演员如叶剑锋、卓卉勤、林德荣也很“疯狂”,在接获陈志云的邀约时,不谈剧情不讲酬劳,一律先答应后问详情,对本地中文电影的热烈支持之情不言而喻。

1.《差一点先生》是一部黑色喜剧,整体故事脉络改动不大,但为了影视化,人物设定稍作改动。(图:星洲日报)

喻为中文电影正确方向
台同行认同星剧本理念

“剧本荒”席卷全球各国电影业,中国同样面对相同的困境,于是近期兴起IP改编潮,将网络小说改编成影视剧,碰巧汤梅芝和黄循文同时也是业余小说家,已出版不少作品,询及会否考虑效仿中国IP改编的做法,改编拍摄他们过往的小说时,许康文则表示不排除这个可能。

“这些IP作品有一定数量的粉丝群,所以当转化成影视剧时就有现成的观众关注,这是很好的做法。大马的小说销量最好的可能不到5万本,所以无论是本地还是外国的小说,至少已有固定的受众。”

对比起已和出版社签约出小说的汤梅芝和黄循文,撰写故事仅是曾莹莹日常的爱好,然而通过此平台,她耗时2个月完成的故事不但可以登上大银幕,亦获得许康文的青睐,两人将陆续合作。

由于电影的后制是在台湾,当许康文向台湾同行阐述《星剧本》的理念时,纷纷给予赞赏,并认为这是马来西亚中文电影正确的前进方向。

林德荣为戏“牺牲色相”。(图:星洲日报)

为七旬长者争取演出机会

许康文认为,这些参赛者或参与试镜的素人演员无需离开自己的工作,便能借助《星剧本》圆一个儿时梦,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海选期间,一名七旬的长者向他表达有生之年希望能演戏的愿望,于是他二话不说为他争取出演机会。

梦想,从来不是年轻人的专利,就算是七旬长者也有逐梦的权利,他们缺的只是一个舞台。正如陈志云所言,《星剧本》是一个替各方人士圆梦的平台,连已经站在“舞台”上的丁仕昀亦趁此机会圆了执导惊悚悬疑片的梦。

提及“圆梦计划”是否会朝其他方面扩张时,陈志云不讳言星洲媒体集团拥有很好的资源可助更多人实现梦想,但前提是符合时代需求,且与集团业务有关。

所以说,人还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哪天就有机会实现了呢?

丁仕昀不讳言一直想执导惊悚悬疑片,此次执导《衣柜》可以说已经圆梦了。(图:星洲日报)
尹文钎认为作品只要言之有物,就算拍摄手法、题材不同也会为人所接受的。(图:星洲日报)

 

《寻找朱燕冰》是黄循文耗时12日完成的小说,不过由于字数不足无法出版,在《星剧本》启动后,他便把这本多达40页的故事送去参赛,他笑说本以为评委没耐心看完,不料最后得到评委的青睐。(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