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宣示不敌一张照片.“冰花男孩”引扶贫质疑

2018-01-12 17:24

中国政府宣示不敌一张照片.“冰花男孩”引扶贫质疑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宣示,到2020年,中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不过一张云南8岁男童顶着零下低温步行上学,黑发结成白霜的照片,让外界质疑扶贫宣称。
“冰花男孩”的照片在网上一夕爆红,引发各界对偏远乡区留守儿童的关注。(图:网络照)

(中国.云南12日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宣示,到2020年,中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不过一张云南8岁男童顶着零下低温步行上学,黑发结成白霜的照片,让外界质疑扶贫宣称。

广告

被网民称为“冰花男孩”的云南省昭通市8岁男童王福满,8日顶着零下9度低温步行一个多小时、4.5公里到学校,头发都结成雪白冰霜,一双小手沾满泥土、冻得发紫,胸口还挂了一把钥匙,点出留守儿童身份,引起社会高度同情。

外界善款疑会遭滥用

这起事件也引起网民争辩,民间出现痛批中国政府只会花大钱做外交,却让自己的孩子在深山中受苦;此外,外界涌入逾30万元(人民币.下同,约18万5000令吉)善款也被质疑会遭到滥用,而无法实际帮助这些贫困儿童。

中国媒体人田奇庄向美国之音表示,这张照片之所以爆红,因为触动了社会的痛点,中国经济发展取得进步,但经济发展的成果却未能让低端、弱势群体共享,不少遇到困难的人很难得到国家的温暖、社会的救助。

他也指出,官方控制的媒体总是报喜不报忧,把反映弱势群体困难处境的报道定调为“负能量”,大家平日所见总是莺歌燕舞、形势大好,当一些真实情境出现在公众视野时,很容易引起广泛同情与关注。

关于外界涌入的社会捐赠,田奇庄表示,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常可见到大量贪污、大量救灾物品被挪用的讯息,他对此相当不乐观,这一切都是因为国家未能建立可信及透明的国家运行体制。

广告

“冰花男孩”的形象牵动了无数有恻隐之心的人,他们开始捐钱捐物,让他从此受到更多关注,生活完全改变,可以说“冰花男孩”是“不幸”中的幸运儿。

贫富差距比想像中严重

然而有中国媒体评论,在帮助“个案”的同时,更要关注“冰花男孩”现象。很多人表示不知道中国还有这么贫穷落后的地方,还有这么卑微活着的人群。

这说明了贫富差距和阶层断裂现象比想像的还要严重。

广告

由于缺少政府性和社会组织化的引导,富人富起来以后,先实现自己的理想,去景区旅游,看到的都是美丽动人的景致,殊不知还有很多偏远贫穷的地区,更不知道那里居住着无数留守儿童,得不到持续不断的父爱母爱,从小至今还没有出过村。

这也凸显出城乡孩子成长的巨大差距。大城市里的孩子,父母在身边,从小过着优渥的生活,接受优质教育。而农村偏远地区的孩子则截然相反,经常过着饥寒的日子,没有良好的教育,改变命运不是一般的困难。

教师建微店售核桃
助山区童改善生活

四川省美姑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这里有座大凉山,乡村教师肖善文在此扎根已有12年。目睹了山区贫穷的现状,肖善文希望自己能做点什么改变孩子的命运。

近日,他向新民晚报新民网发起了求助:“目前村民和孩子还有1万斤左右的山核桃卖不出去,放久了怕要变质了,我希望爱心人士能够帮忙想想办法,为山里孩子参与采摘、剥皮、晒干的山核桃找找销路。”

2006年大学毕业,18岁的肖善文来到大凉山偏僻山村支教,并一直扎根至今。他说,“很多孩子家庭很困难,但我不想他们‘因为贫困就伸手要’,更希望他们通过劳动去创造,通过读书改变命运,让生活好起来。”于是,前几年,肖善文便想到帮助他们销售山核桃等土特产品,用以改善生活和教育。为此,他还建起了微店。

利用微信微博寻求帮助

肖善文利用微信、微博记录着自己山区支教生活的点滴并向社会各界寻求帮助。

“小小的核桃承载着无数的期望,让困难群众劳有所获。”

肖善文说,卖核桃让这些家庭每年多收入1000至2000元,“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只是出去吃几顿饭,但对山里的家庭来说帮助很大。”令他欣慰的是,生活改善了,这些家庭更加珍惜生活,有越来越多的家庭愿意把孩子送到学校来了。

他说,虽然开了微店,但买的人主要还是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他期待有机会跟更多大的平台合作。

见儿照连夜赶回家
“冰花男孩”父心疼

“这不是我的儿子吗?”“冰花男孩”的照片被在外地打工的父亲王刚奎看后,感到心疼和不舍,“看到孩子头上都是白的冰花,感觉到他很冷,觉得很心疼。所以很快我就回家来了。”

当他连夜赶回家时,已经接近晚上11时,本已睡着的儿子、女儿从被窝里爬起来,迎接他这个半年才回一趟家的父亲。

王刚奎说,妻子离家已两年,他多在云南各地的建筑工地辗转打工,顺便打听妻子的消息。8岁的儿子王福满、10岁的女儿王福美和58岁的母亲姚朝芝一起在老家生活。母亲年迈多病,姐弟俩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奶奶姚朝芝表示,转山包村土地贫瘠,各类蔬菜瓜果不宜种植,又因家里经济拮据,他们家常年吃的菜只有土豆(马铃薯),吃上土豆丝炒肉已经是加餐了。小满直言,他最喜欢吃的菜是肉。

泥巴木头撑起住家破房

王刚奎还说,住家是用泥巴、木头撑起的破房。“家里的收入,主要是我一个人在昆明打工,工地上给人搬沙子,一天挣100多元(人民币,下同),一个月干25天。平均下来,一个月有3000块钱(约1850令吉)的收入”。

据悉,小满家已建好新房子,位于距离转山包小学不到10分钟路程,是一栋2层高150余平方公尺的砖混房屋。王刚奎说:“房子去年就已建设完工,但没有装修,他又到处打工,所以一直无法入住。等到入住后,孩子上学就再也不用每天走4.5公里的山路了。”

难得回一趟家,王刚奎给了儿子5元零花钱。对此,小满表示,这5元钱他要存着,以后大人生病了用。

小满说,他的新年愿望是找钱,还要好好读书。因为找到钱就有钱给奶奶治病了;读书也是为了(以后)挣钱给祖母治病。而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将来能够考到北京上学,长大后“要当警察,因为可以抓坏人”。

照片走热后,不少人提出资助要求,但王刚奎希望孩子不要因此学会不劳而获,而是好好读书,靠努力改变命运。

社会纷捐过冬物品
当地政府促助贫童

这两天“冰花男孩”的新闻传遍网络,许多网民表示心疼不已,希望给小满捐助过冬物品,云南昭通当地政府也建议网民为广大贫困孩子捐赠。

同时,共青团云南省委等发起“青春暖冬行动”。首批10万元(约6万1000令吉)捐款已于周三送抵学校。中建三局昆明分公司也为转山包小学捐赠保暖衣服144套、取暖设备20台。

小满所在的鲁甸县是东莞莞城对口帮扶地区,就在20天前,东莞莞城个体私营企业家协会伸出援助之手,给转山包小学捐赠了270件毛衣。

针对山区学校目前没有取暖设备,东莞对口帮扶昭通的工作队工作人员联系了鲁甸新街镇的学校,其后又联系了东莞后方,接下来将共商如何解决学校供暖设备。

另有有消息称,两天来,网民对“冰花男孩”进行捐助,仅一天之内,捐款金额可能突破20万元(约12万3300令吉)。但是当地官方周二发布通报,称将由云南省青基会和昭通市青基会统一接收捐助,并用于救助当地更多的贫困学生。这个通报一出,立即引发反弹。

《百姓》杂志前主编黄良天:“长期以来,包括中国红十字会那个什么事件出来以后,就觉得我们善行,或者我们同情弱者的一种人性的本能,如果被这种非常丑恶的政治来操纵的话,大家就不干了。”

小满就读的学校,原名转山包力辉苗圃希望小学,是一所山区希望小学,共有167名学生,大部份为留守儿童。由于学校没有住宿条件,所有学生都是走读生。最近的走路需要10分钟,最远的则将近两小时。

此外,该小学至今没有安装取暖设备,校长付恒说,学校一直在筹措资金,为路途较远的学生免费提供宿舍。目前新建校舍已经竣工,可在春节后为学生提供住宿。

“冰花男孩”背后问题更需深思

昭通市政府官网显示,昭通地区是深度贫困地区,目前有建档立卡贫困中小学生13.87万人、占在校生总数的46.79%。

华南理工大学政府绩效评价中心主任郑方辉介绍,国家对于贫困地区有专项扶贫资金,但是昭通深度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多,自我造血能力弱,这一资金显得捉襟见肘。郑方辉说,“冰花男孩”感动网民的同时,背后的贫困人口和留守儿童问题,才更值得深思。

其表示,当地的扶贫资金,应考虑向学校、医院等单位倾斜,并培养创新能力,早日变输血为造血,避免“越扶越穷”。
 

在零下低温下,“冰花男孩”的双手都冻红了。(图:网络照)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