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两派董事经常吵架·郭鹤年:我时常充当和事佬

2017-11-26 11:35

马新两派董事经常吵架·郭鹤年:我时常充当和事佬

大马首富郭鹤年揭露,马新航空(MSA)分家之前,在董事部中,新加坡与大马政府各别委任的两派董事经常争吵;若一方提出议案寻求通过,另一方将会反对,他们尝试揭露对方的议案到底存有什么“隐议程”,而他时常充当“和事佬”缓和气氛。
郭鹤年于1969年8月接任为马新航空主席,过后于1971年3月呈辞。

(八打灵再也26日讯)大马首富郭鹤年揭露,马新航空(MSA)分家之前,在董事部中,新加坡与大马政府各别委任的两派董事经常争吵;若一方提出议案寻求通过,另一方将会反对,他们尝试揭露对方的议案到底存有什么“隐议程”,而他时常充当“和事佬”缓和气氛。

广告

郭鹤年于1969年8月接任为马新航空主席,过后于1971年3月呈辞。

他在回忆录中提到,当年是新加坡前副总理吴庆瑞问他是否有意担任该职,而大马政府建议的人选是前工商部长林瑞安。

“庆瑞坦言,新加坡不喜欢他(瑞安),我告诉他,我不能接受这份工作,因为我没有时间,也不了解航空业;我不认为有人会这样对新加坡政府领袖说话,因为众所周知的是,他们非常凶。

“庆瑞说,大马与新加坡之间,已没剩下多少联系,若我拒绝服务(受委),那么这份联系也将失去,我觉得我已别无选择。”

郭鹤年说,他身处在马来亚与新加坡仍是同一个体的年代,而那年代有种“必须维护两地联系”的情意结。

“庆瑞要求我会见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及副首相敦拉萨,然后告诉他们,我是新加坡政府所接受的人选,这表示,我必须向我的领袖推销自己。

广告

“我说:让我想一想,这非常难以启齿;我的母亲说,若我能够协助维护两国的联系,那就去做吧,但担任一届(主席)就好。”

他说,当时新马关系紧绷,新加坡认为他可以扮演外交角色,因为新加坡知道他和大马政府关系密切。

“当我在莱佛士学院(唸书)时,敦拉萨也在那;事实上,我想,大马三分二或四分三的高级公务员,当时也在那(就读)。”

过后,他拨电告诉庆瑞,他准备担任一届三年的马新航空主席,但须先获得大马政府点头。

广告

“接下来,我去会见东姑阿都拉曼,他对我出任马新航空主席一事似乎没有太过期盼,他问:你要出任马新航空主席?我答: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最后他说:若你要接受这份工作,那就接受吧,这对我没有影响。”

谈到马新航空的营运,郭鹤年指出,新加坡政府分析航空业后发现,大马国内航线有利可图,但往长远看,那不是大规模的生意;而新加坡的国际机场与国际航线,是大马与新加坡地区航空业“皇冠上的宝石”。

“新加坡政府认为,马新航空分家是有助益的;董事部会议越来越激烈,这场比赛变得一面倒,我扮演裁判的角色,但大马的董事在每次会议都被‘屠杀’,因为新加坡董事的思维如剃刀锋利。

“持平而论,作出贡献、让马新航空有效运作的(一方),几乎是来自新加坡,大马董事太过主观,经常被感觉影响他们的发言。”

郭鹤年说,此时不详预兆已显露——马新航空将分家。

“担任马新航空主席是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我工作得像个奴隶,同时还要兼顾我的其他业务;我一直认为,两国的联系得以维持,但马新航空分家已箭在弦上。

“我决定呈辞,但是,你如何以两行英文字,来表达该(辞职)意愿,而不画蛇添足?结果我花了两天时间才写出那两行辞职字句,然后,事情沉寂了3至4个月。”

他说,过后,新加坡时任财政部长韩瑞生亲自写了一封信给他,他形容,那是他人生中所收过最美妙的信函之一。

“瑞生写道:过了这么久才回复,我感到抱歉,因为我们无法找到合适的继承者,这也是在赞扬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经过两国政府讨论后,我们最后拟出一条方程式,即双方各派一名主席联合主持董事部会议。”

他指出,大马政府委任的人选是时任国行总裁敦依斯迈阿里,而新加坡挑选的是祖皮莱。

“这两名联合主席主持的会议像是一场丧礼,要分拆整家公司,就像对‘暹罗连体双胞胎’(Siamese twins)施手术一样,他们用了很长时间来进行这(分家)行动。”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