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国行回函.阿兹莎指1MDB被罚逾亿

2017-09-27 17:54

展示国行回函.阿兹莎指1MDB被罚逾亿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引述国家银行给予她的回函说,国行针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事件共开出总额为1亿1580万令吉的罚单。
旺阿兹莎(右三)展示国行发出的回函,并要求国行调查纳吉、1MDB前任及现任董事局成员及1MDB前任及现任高层。左起为拉昔胡欣、末沙布及祖基菲里阿末;右为刘镇东及公正党通讯局主任法米。(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7日讯)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引述国家银行给予她的回函说,国行针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事件共开出总额为1亿1580万令吉的罚单。

广告

“国行援引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第234(3)(b)条文,对1MDB及相关机构罚款1亿1580万令吉;不幸的是,对1MDB实施的罚款等同于罚款大马人,因为所有1MDB的罚款和债务如今都由大马人承担。”

旺阿兹莎今日在诚信党主席末沙布、诚信党策略局主任祖基菲里阿末、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及土著团结党策略局主任拉昔胡欣等人的陪同下,在公正党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展示国行志期9月26日的回函。

大马史上罚款额最高

祖基菲里阿末指出,这是大马史上罚款额最高的金融丑闻。

旺阿兹莎认为,在这1亿1580万令吉的罚款中,相信其中包括大马银行因违反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及2013年伊斯兰金融服务法令,而被罚的5370万令吉。

“我想要确认,余下的6210万令吉罚款是否已经缴清,究竟是谁缴付呢?若是由1MDB或相关机构缴付罚款,受害者就是人民,人民也被迫承担1MDB的罚款。”

广告

旺阿兹莎也将国行的回函副本份发给媒体,这封由国行首席法律顾问万莫哈末纳兹里署名的回函表示,国行对1MDB违反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的调查,已随着1MDB缴清罚单而在2016年5月间完成。

不过,国行在2016年4月28日向1MDB发出“行政处分罚单”时,并没有公开罚款额。

万莫哈末纳兹里是针对希盟于今年8月初移交国行的备忘录,在昨日回函旺阿兹莎。

下周将报案
要求国行查纳吉

对于国行的回函,旺阿兹莎形容这是“没有罪犯的罪行”(Crimewithout Criminal),因为只有相关单位受到罚款,但身为1MDB顾问团主席,须书面批准所有1MDB交易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却没有被采取行动。

广告

因此,作为国会反对党领袖及希盟总裁的她将会在下周到警局报案,要求国行调查纳吉;同时开始拟信,准备致函国行总裁丹斯里慕哈末依布拉欣要求会面。

“国行还未使尽2013年金融服务法律所赋予国行的权力,在1MDB丑闻上还人民一个公道。”

旺阿兹莎建议国行援引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第234(3)(b)及第234(5)条文赋予国行权力,向1MDB征收最多500万令吉或1MDB违反的每一项罪行不超过涉及数额3倍的罚款;以及需对1MDB管理负责的个人、高层及董事实施罚款或其他刑罚。

她要求国行调查纳吉、1MDB前任及现任董事局成员及1MDB前任及现任高层,并表示既然国行对1MDB课题罚款1亿1580万令吉,显示1MDB多次违法,且是受人指示下违法。

“既然国行已经援引第234(3)条文向作为企业机构的1MDB罚款,也可以援引第234(5)条文对付下达指示以致1MDB违法的人士。”

针对候选人名单呈反贪会
“我们有内部过滤机制”

另外,针对反贪污委员会表示已接获国阵候选人名单,以便反贪会能审查候选人背景是否清廉的问题,旺阿兹莎说:“为什么我们要让他们来过滤?我们有自己的内部过滤(机制)。”

“要记得,从过去到现在,向反贪会作出的举报,若是涉及反对党行动就很快,他们是选择性提控,所以我们当然需要保持警惕。”

在媒体追问下,旺阿兹莎也没有完全表明不会向反贪会提呈候选人名单,仅说:“可能会。”

万莫哈末纳兹里署名在回函表示,国行对1MDB违反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的调查,已随着1MDB缴清罚单而在2016年5月间结束。不过,国行当时并没有公开罚款额。(图:星洲日报)


国行回函:2015至2017年中
向监管单位开1.1亿罚单

万莫哈末纳兹里在回函中说,旺阿兹莎所移交的备忘录附上了美国司法部提出的诉讼文件,意味1MDB课题也涉及其他执法机构下的法令,国行已经并将持续予以相关机构合作,配合他们根据现有法律及国际礼节所展开的调查。

“国行认真看待金融领域的廉正与可靠性,时刻确保国行监管下的单位没遭滥用涉及非法行为,或涉及破坏个别单位及甚至整个金融业的安全、稳定及廉正。

在2015年至2017年6月之间,(国行)已向国行监管的单位开出为数1亿1580万令吉的罚单及行政处分罚单。”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