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高层3下台‧中金融监管换血保稳定

2017-04-21 18:47

4高层3下台‧中金融监管换血保稳定

《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今年这个政治关键年,中国政府试图将重点放在监管官员的安排上,以确保金融系统的稳定。

(北京21日讯)《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今年这个政治关键年,中国政府试图将重点放在监管官员的安排上,以确保金融系统的稳定。

广告

过去一年左右中国4位金融业监管部门最高官员中已有3位下台,中国同时还加强了对银行、券商和保险公司的控制。最近下台的是推动保险业市场化的保监会主席项俊波。项俊波为沉闷的保险业注入活力,但造成的影响波及到保险业之外。

在鼓励银行、券商和保险公司市场化以期推动增速放慢的经济之后,中国政府日益担心潜在金融冲击。

中国政府向金融监管部门传达的新信息是:回归本源。

中国领导人直到最近都在推动扩大金融业范围,包括鼓励P2P贷款和在线保险销售,意在刺激新消费和企业活动,开放投资和贷款渠道,对于保险业则是激活这个死气沉沉的行业。

通过明确职责分工严控风险

但之后2015年的股灾导致5兆美元市值蒸发。作为应对,中国政府紧急注入了数千亿美元,限制了投机性工具的使用,并替换了证监会主席。

广告

新的监管者试图通过明确职责分工来强调更严格的基本面风险控制。

在鼓励金融创新过程中,各监管机构之间未能很好的协调配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16年中报告中强调,监管灰色地带是经济中期内面临的风险。该报告称金融行业日益庞大、不透明且盘根错节。

回归本源的监管努力意在降低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金融危机会扰乱定于今年底举行的5年一次的中共领导人换届选举。

中国金融决策者的长期顾问、中国工商银行董事梁定邦称,这完全是一种防御性做法。他表示,市场总能找到逃避政府部门控制的办法。

广告

上述中国监管机构没有回应记者的提问。

中国主席习近平1月在世界经济论坛的一次演讲中对全球化表示了赞赏,但也表达了对金融市场及其监管机构的不信任。他在此次讲话中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是金融资本过度逐利、金融监管严重缺失的结果。

当时中国的金融监管改革已经全面展开。各监管机构陆续发布规定,抑制用于投机目的的金融工具,告诫企业创新活动必须有利于实体经济,而不是仅创造新的金融财富。

周小川唯一仍在位

迄今为止依然在位的唯一中国金融监管部门负责人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这位现年69岁的行长已经超过退休年龄4岁。但人行的立场也转变为更侧重稳定性,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也转变为寻求避免人民币过快贬值。

强调稳定性也是中国前任财政部长楼继伟去年11月份被免职的原因之一。楼继伟对于经济改革的大力推进令中国的短期经济增长受到威胁。

政治因素似乎也影响到了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刘士余上任一年有余,此前他的前任、在2015年中国股灾期间担任证监会主席的肖钢被免职。

刘士余在上周末的一次讲话中称,今年将召开党的十九大,这是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头等大事;资本市场改革发展任务异常繁重,需要对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将坚决打击,切实维护资本市场稳健运行。

地方债出问题
前财长:中央不救


《彭博社》报道,中国前财长楼继伟周五再度给地方财政刚性兑付的预期泼冷水。他表示,投资者购买地方政府债可能会面临违约风险,地方政府债出了问题中央不救。

目前担任中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的楼继伟,周五在北京举行的中国财政学会2017年年会上说,财政部也说过,国务院克强总理也说过,地方政府债出了问题中央不救,那真是不救。

“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些好的现象。信用债在违约,一些基层政府债在违约,(这是)好事,要教育市场,教育投资人,他们投的债,可能会违约的,你要承担损失的,没人去救。”

早在2014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即43号文)就已明确提出“硬化预算约束,防范道德风险,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政府实行不救助原则”。此后一些省级地方政府也相继发文,明确对本省市县级政府债务实施“不救助”原则。

楼继伟在讲话中并未进一步说明何谓“基层政府债在违约”。

中国居民杠杆率将近50%

此外,楼继伟在会上还表示要关注金融风险隐患。他在谈到杠杆率时表示,中国居民杠杆率将近50%了;相比之下,政府部门杠杆率总体安全,“但如果算上各种假PPP(公共私营合作)真债,假引导基金真债,那还要高”。

他还表示,金融部门杠杆率主要指金融机构互相之间加的杠杆,导致风险定价不断提高,“当我们适度紧缩压杠杆的时候,最过不去的就是这些机构。多层次加杠杆维持运转,这是大问题”。


广告


广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