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能帮一餐就一餐.青年志工施济游民

2016-11-15 20:02

【暖势力】能帮一餐就一餐.青年志工施济游民

“我们不是任何团体或组织,没有任何头衔,我们只是一群想为社会做少少东西的普通人,对于都市游民,我们的想法是能帮(提供)一餐,就帮(提供)一餐”,这座城市有这么一群年轻人出于这心态,聚集在入夜后的首都,向在天桥底下、公厕里或巴士站等地露宿的游民送暖。
参与送暖活动的志工们,有时也会携带孩子一同参与,让小孩们亲手将物资送到游民手中。

(雪兰莪.士拉央15日讯)“我们不是任何团体或组织,没有任何头衔,我们只是一群想为社会做少少东西的普通人,对于都市游民,我们的想法是能帮(提供)一餐,就帮(提供)一餐”,这座城市有这么一群年轻人出于这心态,聚集在入夜后的首都,向在天桥底下、公厕里或巴士站等地露宿的游民送暖。

帶小孩參與教育珍惜感恩

广告

以樊国健(31岁)为首的这群年轻人,于半年前才认识彼此,他们因为一个共同目标而聚集在一起,那就是向游民伸出援手。送暖活动的另两名负责人分别是高贝澐(34岁)和林妍紫(31岁)。

樊国健告诉《星洲日报》,虽然他们这群人只是小小个体,但从他们决定开始为游民送暖的那一刻起,就定下了送暖时间表。


樊国健表示,一群原本不相识的年轻人,因为一个共同目标而聚在一起,并向游民伸出援手。

他说,参与送暖行动的志工们,有时也会携带小孩一同参与,籍此让一直生活在舒适圈的孩子们,知道社会的另一头发生的事情。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名小孩跟随母亲向游民派发食物,小孩问了一句,为什么带我来看这么惨的东西。”

他说,这些父母并不是要吓唬孩子,而是要让他们懂得珍惜和感恩目前所拥有的一切。

广告

他说,相信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愿意放下尊严,选择露宿在街头,等待他人向他们派送食物,这些游民有的是基于情势所逼,陷入如此下场。

每隔2周星期六
市中心4地点派物资

这群不属于任何团体或组织的年轻人,平日都忙于各自的工作,但每两个星期周六晚上9时30分,他们都会定时在甲洞一带集合,一同出发前往吉隆坡市中心的4个地点,包括了拉惹路、半山芭、时代广场和盘古银行一带,派送物资予当地的游民,每次行动至少会有20人随行。

樊国健表示,他们会依据善心人士报效的物资,作出分配后,再派发给游民。

广告

“我们会准备250份的食品袋,每名游民至少都会获得一支矿泉水、3条面包和3小包装饼干。”

他补充,筹获的物资大多数都是干粮,有些善心人士也会捐赠牙膏牙刷、面巾和旧衣物等等,如果有人报效熟食,也会派发给游民。

樊国健:无法存放隔夜
不会刻意要求报效熟食

樊国健进一步说,不会刻意要求善心人士报效炒饭或炒米粉等等的熟食,因为已经有其他组织在派发,若再派发同样的东西,就形成一种浪费,也等于是好心做坏事。

“一般上,游民们吃饱后,就不会再领取其他熟食类食物,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些东西无法存放隔夜。”

但他坦言,如果要派发给整个吉隆坡市中心超过千名的游民,那么需要准备的物资数量是非常多的。

他呼吁,若民众有兴趣加入他们这个无名群体,一同向游民送暖,可浏览《甲洞人》脸书页面,志工们会在该页面分享向游民派发物资的相关资讯。

背景不同
游民各有苦衷

他披露,接触的游民年龄介于20多岁至80岁,这些游民来自不同背景,当中包括体弱多病者、离家出走人士、被家人抛弃的年长者,有者则是离乡背井无法应付过高的生活开销或想要寄更多的钱回家,而选择露宿街头。

曾遇过离家出走年轻人樊国健披露,曾遇过一名来自外地的20多岁年轻游民,因为和父母吵架,所以离家出走来到吉隆坡。

“当时我将他责骂了一顿,之后就已经没再见到他,听说是已经回家了。”

他说,有些地点大多数是瘾君子落脚的地方,因此他们都是先大概了解各地区的游民背景后,才选出上述四个地点,派发物资。

志工们在黑暗的环境中,在手机发出的灯光下,小心翼翼为受伤的游民涂抹伤口。


志工们在派送物资予游民时,也和他们聊天,为这群体带来一丝温暖。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