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里藏心

何俐萍.爱到极至是放手

撇开琼瑶和继子女之间的恩怨不谈,琼瑶不惜自揭\"家丑\",在作家名气的效应下带动社会去谈善终、正视善终权,是把小爱扩大为大爱,也让社会大众从琼瑶细腻的文笔中审思,当生活从生命中退席,靠加工延续的生命对无意识的病人是极不人道。

何莉萍·拒绝再盲信

砂拉越该当和沙巴联手出击,拒绝再逆来顺受,从过去的被动化为主动。沉缅在过去是往事不可追,正如许多东马人还耿耿于怀8月31日根本不是东马人的国庆日,扰攘了几年仍犹如扔到大海里的一颗小石子,激不起任何的涟漪。

何俐萍‧人言比病毒更可怕

最让前线人员疲於应对的不是如车轮战式的疫苗注射工作,他们最惧怕的不是在注射过程也冒着可能被狗咬,或是不知何时被病毒感染的风险,而是在前线作战,屡屡传来打击士气,混淆人心的消息。不管是散播哪个地区又已“沦陷”,或是抱持一种等待出差错,准备看好戏的心态。那些到疫苗场所亮亮相丶再拍张照,借此证明“本人到此一巡”,却在事後发文告质询的政客,绝对是乱上添乱,扰乱工作。
广告

何莉萍·比庆祝更重要的事

从如何应对到克服,将是考验砂拉越政府危机处理手腕与能力,也展现在这条追寻自主的道路,我们迈出的脚步究竟是跨前还是走在后退的路。

何俐萍‧抗癌路上,你不孤单

临终关怀工作者冯以量连续3年在西马推动“爱光头”,一年比一年获得更多人响应号召,他更许诺会每年主办一次,直到安宁疗养院完成建设。“爱光头”在西马掀起波澜,与其说是冯以量在朋友圈有号召力,倒不如说诚挚的字句唤起了许多人心中的伤痛,多少诀别的伤心记忆,都在旁人轻拨心弦时被唤起。

何俐萍·上诉,不是坏事

陈长锋曾经拥有澳洲公民权是事实,他曾经签署对澳洲效忠的宣誓书也不是捏造,若是如行动党所言,陈长锋在2016年州选举提名前已经放弃澳洲公民权,如此衍生的争议是法律上是否有明文规定“曾经效忠”其他国家是否已自动失去竞选国州议员的资格?

何俐萍‧“借力使力”呛联邦

纳兹里愈是嘲弄丶奚落阿都卡林,愈是塑造阿都卡林“英雄”的形象,而纳兹里愈是讽刺砂拉越旅游业的落後,愈是把普遍砂拉越人此刻心中燃起的怒火,迅速凝聚成一股杀伤力不容小觑的火球。

何俐萍·疯狂的世界

一个80后的年轻人坐拥数十亿的财富,靠的不是独到的投资眼光,凭借的更不是老一辈人以诚恳踏实的正直精神积攒财富,而是明目张胆用骗的手法快速致富。但说起这个“骗”,恐怕还有很大的争议空间。到底是谁骗谁,还是彼此是心照不宣在互骗,就看谁能笑到最后,骗到最后,看来还真是说不清。

何俐萍‧无关“牛”事

小孩用纯真的视野看世界,是最可贵的童真,而大人往往因为心态变了,习惯把事情复杂化。想得越多,未必代表能更透彻的看待。

何俐萍·世界之大,这里是家

世界之大,这里(大马)是家。讲好大马的故事,传播好大马的声音,还得从发自内心,肯定自己是大马一分子做起。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