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

郑钦亮·多难兴邦和多演亡党

那些无论是公开或在暗地里支持或领养此类小丑兵团,或在每一次的闹剧后都会在暗地里偷笑和暗地里奖赏他们的政党,真别以为“没什么人知道”或“没有具体证据证明是谁干的”,其实你们这些烂政客的滥招数,早已经把老百姓都薰陶得很有城府,一眼就看穿了。

郑钦亮·再谈他们已经遗失的中华魂

虽然说印尼已经没有排斥中文教育了,但也不会像马来西亚一样有政府管制的华小,并获得津贴,毕竟纯华裔只占全国人口的不到5%,没有纳入印尼教育体制里面,华裔真要守护母语给下一代,只能靠自已。不过近年政府倒是有成立一个汉语教育的协调机构从旁协助,算是印尼华教与政府对话的一个窗口。

郑钦亮·他们已经遗失的中华魂

基于失去语文与传统文化活动32年的祸害,在2000年40岁以下的印尼华人,即如今约60岁以下的印尼华裔中,除了一些暗地里自修或到海外学习者,至少有九成五以上的华裔是没有受过中华文化洗礼的“orang Cina bukan Cina”。因此,看到今日活跃在印尼华团的少数成员都是六十余岁到八十余岁的老人家,就不足为奇了,还有数位九十多岁的老人家仍然出席宴会呢!
广告

郑钦亮·为何其他教徒很自在

我看到城中许许多多女郎晚上提着手提包或背包走在雅加达街上时是轻松的,纵然四周有那么多摩哆呼啸而过,她们年轻漂亮的脸庞都不见惊慌,也不会马上闪向一旁,这么说的话应该可以让隆灵城市的上班丽人羡慕吧?

郑钦亮·雅加达斋戒月两件事

钟万学事件在印尼整个国家造成的极大冲击,涉及宗教敏感、种族偏差、政治手段、民众情绪和司法压力,对他的最后审判,其实已达到“国家行动”的等级,他被判刑后各省、各族和各宗教的相挺反应,也让印尼社会和政府大感意外,并确定了一些重要讯息:不是全穆斯林反钟万学,是部份穆斯林组织结合了钟万学政敌的力量来推倒钟万学

郑钦亮‧在印尼挥金的陆客

本来是一个简单的休闲峇厘行,想再看看几间古老和充满神话色彩的古庙,再拍一些自恋自拍照片贴上脸书存档,但是三天两夜的行程走完後,还是习惯性的想写点感想与大家分享。

郑钦亮·印尼的外国华人怕不怕

印尼政客和政客之间在斗争,为什么一定是对付华人?很不合理的逻辑是吧?据说这是居心不良者流传下来的“传统观念”,一是可以作乱试图达到震慑政府的效果;二是华裔勾结贪官的印象还在,可借机教训他们;三是可提供机会让对现实不满的印尼穷民掠抢华人发泄。另一个现实是华人政治力量最小,人数最少且不团结,比较好欺负。

郑钦亮·当雅加达为锺万学哭泣

在民间,人们非常清楚勤政爱民大有贡献的锺万学治理雅加达确定是有大功的,只可惜他在政治阴谋里摔跤了;人们也清楚,新省长很大程度上是获得相关集团的拥护,闪亮登场。但是激战胜利之后,人们还是要看阿尼斯如何更好地治理雅加达。

郑钦亮·穆斯林在为锺万学流泪

印尼的病情,据说本来在佐科威的廉政下有望逐步好转了,却没想到来了个锺万学案“急惊风”,并被本来处于潜伏期的政敌和穆斯林激进分子逮到前所未有的攻击良机,他们数方配合,以宗教之名展开一连串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以及通过各种管道和网络向世人展示他们的神圣不可侵犯和硬逼锺万学吃下大死猫,由此再逼使总检察署立案提告锺万学。往后案件的进展,有关注锺万学案者都一面看一面在摇头叹息了。

郑钦亮·铁掌和拳头指缝透出的光

我觉得阿学有此下场,是因为阿学是清廉总统佐科威的臂膀,当了国家经济与商业中心首都的省长,而总统的对手势力太强大,强大到有能力买起折断总统臂膀的力量,并成功利用它转化为宗教力量,后再冠上“穆斯林人民的名义”,于是阿学败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