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碎影

江迅·人对诗应有一种敬畏

都说,诗是人类的爱;诗从苦难中挣扎出来,与爱同在。

江迅·黄之锋错字和“【不错】的中国人”

不少香港人,特别是年轻学生视黄之锋为意见“领袖”,但这位“领袖”的文化知识实在欠奉。一个年轻领袖在政坛不同场合不断读错字,写错字,频繁出错,一错再错,无疑大煞风景,像黄之锋这样的学子,走上政坛前,还是先补补语言文字应用课才好。

江迅·“保温杯泡枸杞” 和“我们是谁”

中国人用艾丽创造的人物抒发自己的愉悦,这种传播都是自发的,它能很快形成社会共鸣,不需什么推广。这既是一种反映人们心理的无奈、焦虑的娱乐方式,更是一种自我解嘲,把多数人想说又说不出来的,透过这种形式宣泄而表现了。
广告

江迅‧“剧集”丶“网剧”和“网路文学+”

讲究套路化的当今,观众往往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这部网剧却“反套路”,能做到让观众每看一分钟,就会被剧情打一次脸,前一秒还在严肃,後一秒便无厘头爆笑,观众永远猜不到下一秒故事会怎麽推进。《颤抖吧,阿部!》是依据原着小说《颤抖吧,ET!》改变的,不过据说只用了原着的20%,剩下都是由编剧开“脑洞”,参与编剧的诸懿丶刘娅等人都是“90後”年轻编剧。

江迅‧七夕:“單身狗”嗅“狗糧”

已是適婚年齡,始終沒有找到合適對象,逢年過節,總會被父母親友催婚也就算了,一年一度的七夕“情人節”來了,“單身狗”又要坐不住了,內心可謂火上澆油。

江迅‧两起失联事件: 人性之恶淋漓尽致

丁超之前在朋友圈发布的 “呼唤”,却被大量网民解读为 “自我洗白”,于是有网民胡乱猜 测是他和妻子争吵,导致妻子离家 出走。在警方调查尚无结果时,这 种胡言迅即传开,众人铺天盖地的 评论,竟然断言他才是“真正凶 手”,更有一些人忙不迭地对这位 刚失妻的丈夫“人肉”搜索。

江迅·走进后书店时代

互联网时代,网上购书渐渐成了一种强势形态。2016年中国图书零售总规模同比增长一成二,不过,读者将大部份图书利润都贡献给了网络渠道,耳边常常传来“书店消失”、“书店倒闭”、“书店困境”的新闻。令人惊喜的是,近年来,实体书店已有回暖迹象。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中国内地共有60多家新实体书店卷土重来,与四、五年前的书店倒闭潮一样迅疾。

江迅·80后还单身,90后呈离婚潮

90后离婚的特点是“三无”:无子女、无较多财产、无债权债务问题。由于争议不大而态度坚决,说走人就走人的“立即处理”成了常态。

江迅·“暑”“热”和“借”“欠”

中华文字就是这么讲究。生活中,如果不讲究用字,往往招致重大损失。很多人都把“借条”与“欠条”混为一谈,其实两者在法律上有区别。假如两者都没写明具体还款日子,一旦债务人赖账不还,那么,在中国内地,借条的诉讼有效期长达20年,而欠条的诉讼有效期仅2年,一旦超过这一期限,债主就会丧失胜诉权,这一借贷关系便不受法律保护。

江迅·设“女性车厢”是一种公序良俗

据日本友人说,对日本的“女性车厢”制度,外人有些误判。其实,日本1912年出现女性车厢,是因为不少男性歧视女性,不愿与女性共同乘车;二战后出现的女性车厢,则因大批女性需出门工作,电车乘坐人数远超设计人数,诸多体力较差的女性和儿童挤不上车,为照顾弱者,于是设置“特殊车厢”。真正因性骚扰设立的女性车厢,则出现在2000年。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