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印裔穆斯林与土著

当然,土著和非土著的区分,不是今天才有,也不是在纳吉时代最为巅峰;但是,随着马来人社经地位的提升,特权和优惠已经不是必要,反而成为族群的依赖,阻碍了族群的自力更生,奋发前进的精神。

郑丁贤‧捷运值得人民的掌声

大马的执政党和反对党,以及两方阵营的支持者,不管他们有没有搭乘捷运,也不管他们有没有受惠,都已经各据一方,在轨道的两边展开骂战。

郑丁贤·伊党的人类管理实验室

就算公开鞭刑雷厉风行,鞭到丹州没有人通奸,也没有人喝酒;加上男女隔离奏效,连街道都分为男人街和女人街,或是把女人全部关在家里;试问,丹州的贫穷、失业、水患、生态、犯罪问题就解决了吗?
广告

郑丁贤‧重选是逼害?还是大礼?

他回覆:“才不是。我原本对政治已经冷漠,不想让政客再干扰心情,只是,最近火箭被下令重选,我的火气又上来了!”

郑丁贤·考一科国文,没那么难啦

现实是,我们活在马来西亚;幸或不幸,这个国家的官方语文是马来文;阁下作为大马公民,喜不喜欢,都必须掌握国语。

郑丁贤‧行动党始终不了解马来社会

现今的大马政坛,政党流行找队友,目的是壮大自己,削弱对手;然而,找队友得提防反扑,还得谨言慎行,否则後果反而是壮大对手,削弱自己。

郑丁贤·李家回归凡间

长期而言,李氏对新加坡的控制和影响会逐渐淡出,儒家理想也得经过更大考验才能实现。新加坡人会改变思维,以更加务实的态度,来对待他们的领袖和政府。

郑丁贤‧高空中的祈祷

前部长再益也有感触,他认为机师不应该这麽广播,并且推文揶揄:“如果亚航热衷(big into)祈祷,就应该找适当的宗教司和牧师。”

郑丁贤·宰割一只金鸡母

5年下来,很多预期落空,FGV的表现不如期望。它的股价从高峰的5令吉,跌至近日的1.75令吉;盈利从2013年的9亿8千万令吉,2016年跌至不到2亿5千万令吉。

郑丁贤‧一组字母紧箍咒

像是消费税GST,两年时间下来,它扼紧普罗大众的钱包,以及脑袋。虽然全球人民的生活成本都在上涨,原因林林总总,不过,在大马,人民的对象只有一个,就是GST造成。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