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你什么时候才学会长大?

如果黄明志认为他是在传播中华文化,他可以把原原本本的《狗一样》,搬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唱演一遍。如果中国观众拍掌赞好,天安门的武警们跟着哼唱,那是大马人多虑了。

郑丁贤 · 拯救世界的大胖子

人生总有黑暗时刻,世界也有晦暗不明的日子,在至暗的时候,得靠勇气和智慧,激发火光,点亮光明。《至暗时刻》的背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乌云密布。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占领了中欧,再以闪电战术入侵法国,西欧几近沦陷。

郑丁贤·拉菲兹:聪明和智慧之分

拉菲兹想要用他的聪明,走一条捷径来达到政治目的,结果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对安华、公正党、民联造成的伤害,无可弥补。
广告

郑丁贤‧又是最後一次

就像是2013年的大选,民联的口号就是Ini kalilah,告诉选民说,就是这一次了,以後就没有如此的机会了。

郑丁贤·慕克力的身份危机

慕克力是太子党出身,从来不是以智力和能力见称,政治智慧和乃父有一段遥远距离,国民身份和国家认同也迷迷糊糊搞不清楚。这条政治路,还有得摸索。

郑丁贤·议会政治和农民革命

试探军情也好,转移视线也罢,说真的,我倒希望亚依淡能够上演一场硬战,为大马华人政治的未来,作一个抉择。

郑丁贤‧可乐政治

倒是有人另有形容,国阵和希盟之对比,是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别出心裁,深得我心。

郑丁贤·不管是不是曾志伟

从蓝洁锳身上,人们可以了解,#MeToo的受害者,她们的心灵遭受极大的创伤。性侵的伤害,比一般人的想像更为深沉严重,足以让当事人失去自信,摧毁她们的尊严,让她们在人生路上一蹶不振。

郑丁贤‧从一个财政部长开始

我可以自信的说,大马金钱政治的滥觞,就是从首相委任朋党出任财政部长,以及自己兼任财政部长开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