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apps

杨丽琴·谁是最后一个大傻瓜

很多人想要有钱,也很努力,但未必见得到成果,难免就起了想走捷径的念头。有人瞄准了这种想走捷径的心态,喊出了动人心弦的口号,吸引了许多“投资者”。

林德成·捐款来者不拒?

我们无法揣测捐款者背后有何目的,但可以衡量受助后的改变与影响,不领这数万令吉捐款是否会造成重大办校危机?如今面临众人非议,这几间独中究竟要如何走下一步?退还这笔款项以挽回校誉或不理众议。筹款困境永远都很艰辛,这件事也许值得大家思考,接受了来历不明善款是否意味着受益单位就得遗臭万年,还是能否提出更好的方案去解决和改善?

骆宇欣·保护政策

一项保护政策,受保护的本地人,自然会感恩高呼公平,至于被“剥削”的外籍人,由于各自为政,不公平的呼声尚未成形。若是一日组成了“外籍客工联谊会”,怕又可见文告谴责对自身不利的条例了。历史是会重复的怪圈。
广告

苏丽娜‧当谷阿莫是主角

大概在2丶3年前,社交媒体平台开始出现一支支数分钟的短片,里面有把“男声”上气很接下气丶口条清晰丶但言语有些嘴贱,以“快播”方式跟你说了很多电影或戏剧的故事。没错,这个男声就来自以上我要说的青年男主角。

林德成‧你有玩金钱游戏吗?

最可恶的地方并非推出金钱游戏的公司,而是一些受骗者。他们不承认被骗还拉人一起被骗,大家一起抱住炸弹,爆炸了大家都亏钱,谁也没得利。至於公司负责人呢?既然受骗者无法索回本钱(有公司称会退还本钱,但还没看到实际行动),又无法据理争取公义,只能期盼这场骗局继续壮大,好让自己不是最後接棒人,陆续赚取所谓的盈利。这个心理很可怕,就是回本了,就不是被骗,是投资。最後爆炸了,看见亲朋戚友亏钱时,还沾沾自喜的说“还好我走得快!”

陈勇成·群首无龙的时代

自上届大选以来,侥胜的执政党重新修筑起故步自封的堡垒,孤注一掷的反对党元气大伤,只剩灰烬残喘。随着安华入狱,聂阿兹丶卡巴星以至阿德南离世,年轻一辈的政治人物中,已见不到震慑人心的光环。各党虽不乏谋士,但精神似乎後继无人,在追忆故人的当下,对比甚是强烈。

陈孝仁·AWAS的阻吓作用

就如交通部副部长阿都阿兹所说般,AWAS系统只是执法3天就累积逾万宗违规行为,的确是“太多了”,这显示罚款似乎已经不能对交通违规者起到效果,面临吊销执照的后果或许才能真正让这些违规者害怕,规规矩矩地遵守交通秩序。

白慧琪‧网军杀到,停看听

网络向来依据使用者的浏览习惯和喜好,不断“贴心地”送上或延伸相关的资讯。当人们习惯使用网络平台来社交(Facebook)丶娱乐(YouTube)和搜寻资料(Google),他们接收的资讯只会不断限缩丶窄化。

骆宇欣‧政治艳事

曾经有流传过一段嫖娼视频。德高望重的宗教党领袖脱下了道貌岸然的袍子,饱尝之後再递上肉金的画面赫然在目。当然,我们也可以说那是家用,毕竟在事件爆发引起哗然约一星期後,当事人出示了结婚证书。崇拜者安心了,那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呢,你们媒体没事干嘛污蔑我们伟大的领导人?是想要为国阵洗白?还是要抹黑在野?居心叵测!

陈美娟·有教无类

孩子天真无邪,然而,心思稠密的大人,偶尔还是有一丝纠结,想像着这些郊区华小是否有一天,已不见华裔学生?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