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apps

许俊杰.“唔使担心,我来俾钱”

记得那是一个多雨的傍晚,天空随时都会飘起一阵雨,我拎着饮料零食排队等着付账时,突然一位青年直接穿过排队人群,一面低声说“唔该借借”一面走到正在结账的老婆婆前,向收银员说“我来找数”。

傅文耀·乡区选举观察

到了该地方我才了解,乡区选战和城市选区选战竟然会有那么大分别。在城市,朝野政党双方如果要拜访选民,只要在商业区或住宅区进行沿屋拜访,办几场讲座就能把政见传达出去,又或者利用网络及社交媒体,迅速地打响知名度。乡区地广人稀,住家和住家之间可能会相差几公里,而连突位处山区,地形崎岖不平,要在当地有效率接触选民确实是一件难事。

骆宇欣·派钱的混乱

也许可以理解为,大家拨出赚钱的时间出席活动听不感兴趣的讲座,只是为了等待那一个好消息。既然宣布了津贴,那就赶紧领了赶紧走人,不要耽误开车的时间,毕竟手停口停,很多人还是家里的经济支柱。
广告

郭健平·首投族要什么?

他们不像父辈那代,只要认真工作,努力打拼,终有一日必然居者有其屋。现在年轻人连买房的头期钱已难以筹获。政府虽然推出各种可负担房屋给年轻人,但对很多人而言,所谓的可负担,还是遥不可及的。

陈美娟·勿在斗争中牺牲道德

他说,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华基政党的区领袖,在其推荐下,获得某个基金的捐款,降低医药费用,让他们家庭避开了这次的危机。他说,他觉得做人应该饮水思源,他真切感受到那份解除他在困境中的双手,他也明白到“管道”在关键时刻的便利性。

连益华·“华丽”的竞选宣言

这些令人眼前一亮的竞选宣言看上去每一项都惠民利国,这边提出要增加援助金的金额、建造更多的新学校、制造更多的工作机会等,那边就提出要废除消费税、废除收费大道、提供各式各样的津贴等。但是这些政党说了那么多,就是没提到从哪里找钱来兑现这些宣言,难道天上会掉金钱下来?

廖德来·全民监视的时代

如今不仅是新闻媒体工作者,举凡在各个地方使用各个社交平台,散播对马来西亚含有恶意与不实消息的地球人,都可依法治罪,而且有牵连效应,即是今天记者写错了新闻,编辑丶总编辑,甚至是报社社长及拥有人都难辞其咎,同样会面临起诉,这不但使到内容生产者倍感压力,也吓走了想要投资媒体的金主,造成媒体领域多元生态的发展受到了阻碍。

林德成·反风悄然吹起

说到马来词汇,近来城中最热门的词汇就是“Jom Balik Undi”。大选日期一敲定,似乎吹响了号角,所有人都主动积极买票回乡投票。无论再累,票价再贵也要投下手中一票。

骆宇欣 · 每一票都算数

这个举措不可谓不大胆,须知在我国还有各种私立学校、国际学校、宗教学校,若是它们也联合起来办一个统一考试,是否教育机构也要一视同仁地接受各种明目的考试资格?又该如何鉴定相关考试与政府考试的水准?

苏丽娜·柔州换不换船?

网民也许真的忘了,在1992年的哥美兹事件,是在谁的推动下削弱王权,正是如今反对党希望联盟的老大马哈迪。尽管王储随后已经澄清不支持哪方阵营,但可以看出的是老马可是柔王室的不受欢迎人物。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