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郑梅娇‧人间厨房

我们难以忘怀,一个因食物把世界人们聚拢在一起的美食使者,忘不了他“尽量利用任何东西,绝不浪费”的忠言,他或骑铁马,或坐街边,穿街走巷,才华洋溢,让我们能身历其境,发现他所发现的美好事物,我想,我们会想念这样一位朋友。

杨微屏‧如果安华去巴东色海

如果安华去巴东色海,就能在吉打发挥重量级领袖魅力,提高希盟在吉打州的政治影响力,尤其安华早年是马来西亚穆斯林青年运动(ABIM)活跃分子,在争取保守派穆斯林支持方面或会有收获。如果安华去巴东色海,那么国阵会在补选中派什么党的候选人上阵,也是一个玩味的考验。

丹斯里李金友‧维护宪法尊崇国家原则

元首事务元首的权力就是宪法的权力。任何个人行为不能成为挑战元首的理由。统治者理事会的权力必须跟随宪法精神得到保护。我们没有选择唯有维护元首。维护元首就是维护宪法,即我们宣誓的对象。
广告

万绮珊‧变天后的媒体工作

不知大家知不知道,前首相执政时期,内阁会议后并无记者会,记者只能依靠人脉向内阁部长套料。前首相不是一个对问题来者不拒的领袖,记者一般只能采访他的致辞,致辞后,他没有记者会,也不允许问问题。

拿督刘华才‧面对败选,坚守岗位

所谓检讨,是针对问题,对事不对人,败选是候选人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去面对,而不是去追究谁的过错,谁的责任。在检讨会议时,反省的声音接踵而至,有人说是反风太强、消费税、1MDB丑闻、民政怕巫统、华人受不公平对待、考虑承认统考、华人被边缘化等等课题,导致败选。说法真的很多,也很广,但也都言之有理,很难用科学数据去证明,也似乎没有一个理由是绝对的因素。但有一点非常肯定的是,国阵已失去公信力,人民对国阵的信心大都属于负面。

曾庆豹‧外交部长空缺与博弈外交

一个正常的国家,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国际政治已经把所有国内的问题都变成了国际问题。事实上,国际问题实与国内问题无法区隔,新政府上台面对旧政府留下的几个大型投资计划,都是与国际或外交关系相关的课题,其中又与中国最为密切。马来西亚是一个小国,周旋在大国之间,尤其是中国的崛起,已给东南亚的区域稳定带来了变数,无疑的,这正是新政府面对还债缺钱和投资发展的两难中最大的考验,马哈迪在位时的中国与当下中国的实力,已是天壤之别,其影响力是除了美国以外最无法回避的国家。

李冉‧隆新高铁的喊停

也可以看出,不同国家在选择上的不同。中国高铁营业里程世界第一,同时中国政府还在勾勒“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的宏达蓝图,如此大规模的建设可能会导致高铁产能过剩的现象。虽然高铁建设被视为拉动内需的一种方案,但若是超出内需的范围,就会造成铁路运输能力的闲置和政府难以承受的债务负担。当政府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并没有停止国内高铁的建设,而同时做出的应对措施是对其他国家进行高铁产能的输出。

张吉安‧希盟政府,救救布秧谷!

近年,考古小组借着外国史学家的援力下,在一片方圆约30公里油棕园里,再发现多达30处朱罗王朝遗留的地下炼铁厂,进一步探测出吉打古国早已出现炼铁厂,也将布秧谷兴都教文明历史脉络推前到公元3世纪。这项突破性的发现,促成了2016年5月21日,代表“五大古文明”的5名考古学家,在陵庙遗址的证碑上签证,由英国牛津大学考古学家Dr.Stephen Oppenheimer向全世界的考古界郑重宣布:“吉打布秧谷为东南亚最古老的文明!”

安焕然‧林文庆是时代巨人吗

啊!我是就事论事了。林文庆不是时代巨人,而是时代巨流下,原本是雄辩滔滔,自以为能跨界舞动理想的智者,岂料竟失去了对话的能耐。纵然理解和同情他的人,不把他视为“汉奸”。

陈日佳‧马华必须接受与培训新人

另外,马华和民政党虽然在朝多年,但是翻看这些年两政党在国会上下议院的问题就知道他们所关心的就只是一些地方政府或是教育等的特定问题。一个国家的主权在于内政,国防和外交。马华和民政党从未出任这些重要部门部长,但是也鲜少对我国的外交,国防和科学发展等提问有深度的问题,凸显这两个政党虽各自有智囊团,却没有这方面人才;相反的,行动党过去都通过上下议院的问题询问各种军购和国防政策的问题。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