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陈定远·解救普通人,还是劫济骗他人?

这个公司的名字叫做解救普通人,英文为JJPTR。这个名字取得颇有创意,是由中文解救普通人的汉语拼音(Jie Jiu Pu Tong Ren)的头一个字母组成。我在此也以JJPTR,用汉语拼音写出另外5个字:劫济骗他人,这个公司的名字应该改为劫济骗他人,意思是劫贫济富坑骗他人。各位看官,你说是不是?

张吉安·不谙“华文”的土生华人

对于那些不熟悉吉兰丹语境的人来说,看见华人庙宇出现如此的告示文肯定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发现,甚至会自虑一番,难道这样做不会触犯什么敏感戒律吗?或许鲜为人察觉,一个被誉为穆斯林文化最浓郁的州属,境内却拥有三座享誉东南亚、亚洲与世界之最的“坐卧站”的三尊大佛像,分别是坐佛寺(Wat Machimmaram)、卧佛寺(WatPhothikyan)和站佛寺(Wat Phikulthong)。

李冉·华教的春天来了

大马华教奋斗者这么多年的耕耘使得马来西亚在所刮的“中国风”中占有优势。中国有学者在分析马来西亚投资环境时指出马来西亚是一块优良的投资宝地,可以作为中国在东盟地区投资的跳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马来西亚华人中文水平很高,所以中国投资者跟华人交流一般没问题,华人还可以充当跟其他种族交流的翻译和中介。
广告

安焕然·文化新山的歌者

当年的陈徽崇,还真是“恨铁不成钢”。会骂学生,也疼学生,关心学生,想方设法提升学生的音乐素养。想要学煮鱼,得先吃鱼。同理,你要为现代诗谱曲,还得多读诗,要有文学的触感,更要有点基本的音乐欣赏素质和水平。

胡逸山·二度再拼是法国特色

这一次“入围”第二轮选举的,没有一位是来自法国传统上左右两大政党的,可谓把法国的政治主流来个乾坤扭转。反而一位是来自极右派家族的马琳勒庞,至少自她爸爸起,就不时竞选总统。他们所领导的极右派政党,多年来所享有的支持率一般不高,她爸爸以前的总统竞选,也几乎等于陪跑。这一次异军突起,主要应该还是与法国近年来的多项恐怖袭击有关,令该党多年来强调的收紧移民政策等的政见,忽然有了“市场”。

陈日佳·我国需要更多华裔参军

事实上,军队的生活和升迁并不如外人所想像般差。虽然训练辛苦(有哪国的军训容易?),但是却有机会到各地去训练,甚至还有不少军官能经常出国参与外国的外交和国防会议、军训,甚至是联合演习等等。视野与一般普通民众不一样。华裔父母应该鼓励孩子从军。

即时评论:伊党再“休妻”返原点

伊党默许3个机构,即长老会、妇女组和青年团通过和公正党断交的提案,或许是要转向与“和谐联盟”结合成为第三股势力,专攻有把握的马来选区。

许俊杰·谁要看直播?

资讯越吃越饿,胃口越撑越大,焦虑感越来越严重,我们都在用源源不绝的资讯,豢养一头怪兽。我看过泰国男子在脸书上直播用枪轰头的自杀画面,那男子一回哭一面将子弹装膛,“砰”一声后,殷红的血迅速漫开,镜头就此停住,脸书就这么直播一具浴血的尸体,直到我关掉页面。

廖朝骥·林碧颜的红色公文包

林碧颜是战后马来西亚杰出女性,出身于槟城政治世家,弟弟林建寿、林建才都是政坛闻人。60年代林碧颜是“泛马种植业工友职工总会”“马来亚铁道局工友职工会”的法律顾问,当时的铁道工人、种植工人大多为印度裔。她为胶工和铁道工人维护权益,使她在印裔族群中声望极高。1964年经陈志勤的劝说,她在社阵的旗帜下,竞选冼都区州议席。当时绝大部份的铁道印裔工人都住在冼都。

黄婉玮·零消费税和废除消费税的差别

其实希盟可以针对零消费税和废除消费税进行深入研究,或能拟定出从减税到废除机制的时间表,也算不愧于对支持者的承诺,但切莫在概念上混肴视听,把普罗大众当“普通人”忽悠。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