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陈定远·人民币替代了美元?

人民币以后能不能取代美元,还是一个疑问;人民币若取代美元,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人民币若取代美元,人民币也就享受到和美元同样的霸权,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李冉·搭上数字经济快车

马来西亚若要搭上国际数字经济的快车,还是要创造一个相对友好开放的政策环境,要接受新型经济模式,并且要给中小微企业营造的一个公平的、保护的、鼓励的氛围,这样才有搭上顺风车高速发展的可能。

陈日佳·中国是特朗普气候政策最大输家

特朗普退出《巴黎协议》固然引起世界各地政府不满,但是长期而言未必会影响美国的科研领先地位,主要是希望通过私人和商业领域推动绿色科技和低碳经济。对于中国来说,环保和绿色科技不仅仅是要推动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改善人民的生活素质和民生。气候政策对于两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广告

安焕然·大明天朝也救不了你

“马中关系”在明代纵然友好,但一个国家的自主与自强,才是当务之急。仅乞求“天朝”,未必是万灵丹。

胡逸山·法国新政重振要素

现在法国选民可谓下定决心了,以高票选出年轻又有活力,似右还左的马克龙,再让他的新党在国会里横扫绝大多数议席,未来几年不用共栖了,可以放手去干了。而劳工政策改革在这劳工权益著名地神圣的国度,是否得以顺利的推行,不但是马克龙新政成败的关键,也是法国经济能否得以重组的要素。

张吉安·免费,文化

上个月,诗人周若鹏推出一本新着《杂乱有章》,设计上花尽巧思,内容就不用多说了,他到节目来做客,将新书递到我面前,二话不说掏出50大元当下成交。他扬起双眉,又吐出一沫苦水,原来坊间总是有种改不了的风气叫“送书”。他近期到交际场上应酬,身边的人一听闻他出版新书,面不改色的一句“什么时候送我一本”?甭管交情如何是好,就是觉得这种人面目可憎。

韩流、球衣和信仰

很多本不黑白分明的事情,因为人人急着选边站,就变成鸡同鸭讲。人人为了强调自己站在哪一方,不惜扭曲对方意思。靠边站不是理据说服了我们,而是“身为左派,此事稍微关系到女权,我怎样都必须站在从女权角度出发的一边”,所以无视事件其他合理的角度。

许俊杰·永鋕,永志不忘

永鋕用生命来保护更多像他一样的学弟,当年叶妈妈说了:我希望他的死能救很多人,他的走才有意义。我不希望有第二个妈妈像我这么痛苦。17年后,那温的母亲在丧礼上悲恸的说:我的儿子已经死了,我希望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其它人的孩子身上。

陈日佳·从科研角度看特朗普气候政策

一直以来,美国所秉承的科研政策就是投资和领导基本科研学术,过后再让私人企业进一步扩散使用。1970年代开始,电脑系统的蓬勃发展。1990年代全球导航系统直至2000年后美国开始出现私营火箭发射公司,都是最佳例子,都是经历同样的发展方向─从政府机关到商业操作。

黄婉玮·菲律宾的环境治理

从菲律宾的环境治理回望我国,民间的环保意识近年是有在提升,地方上也有一些社区组织的团体在推动生态保育的工作。不能不说,政府部门也有在推动环保措施,只是城乡发展的不同步,致使无法每个政策马上贯彻全国,例如无塑料和垃圾分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