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林方彪.学习与不同意见者共处

日前,一场本可让各方畅所欲言的政治论坛,因部份人士扰乱被迫终止,让人难过。 高龄的政治人物愿意直接对群众,勇气可嘉,倘若反对者做足准备,将政治人物当众问倒,自己立刻声名鹊起,甚至日后有机会参选,顺利步入政坛。很可惜骚乱者放弃堂堂正正表达意见的机会,反而以暴力阻止别人发言。 

陈芳龙.沟通的桥梁比隔离的高墙有用

金正恩年少得志,才20来岁就当了朝鲜一把手;特朗普则糊里糊涂当上世界第一大国的领袖;两人到今天都还沉醉在当“天子”的喜悦中。一个把国家看成自己个人的产物;一个把国家当成企业经营,用人如走马灯,说话口无遮拦!两人没治国经验,彼此话不投机,又不对盘,却不幸的有缘相逢,就只能瞎搞,双方交手且战且走!所以,才演变成人类外交史上最荒谬的肥皂剧。 

惟诚.辩论会骚乱和雅各宾现象

当然,在两百多年后的今天,要像雅各宾般靠暴徒掌权,并没有那么容易,而大马的法制基础稳固、宪法深入民心,想要透过这种方式上台更是没有可能。但我又为何会从土团党辩论会骚乱中,联想到激进的政治流氓?我们虽然没有让雅各宾之流发动政变的机会,但未必代表我们没有类似雅各宾的政客,或让他们掌握更多权力的风险。这种政客和雅各宾成员一样,乐于煽动人们发动暴乱,并擅于策谋骚乱和撕裂社会,而我就从这场骚乱中发现这种现象的存在。 
广告

郑丁贤.政治迫害,还是环境破坏?

火箭的彭文宝被扣留调查事件,人们在作出判断前,应该想想3个问题:  1.这是一个政治迫害事件,还是环境破坏事件?  2.舆论针对的对象,应该是诺丽拉,还是彭文宝?  3.槟州政府支持非法炭末窑工厂利益,还是双溪里武村民的健康? 

李昱龙.大马网络发展

我国今年独立60周年, 实在可喜可贺。然而,很多人却不知道,我国迈入互联网世界也超过22年。根据我国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 (MCMC)截至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我国的宽频渗透率是 81.8%(固线宽频订户达250万、 流动宽频用户为3060万),手机渗透率为134%(940万是后付式用户、3340万是预付式),固线电话渗透率连年递减至15.1% (480万用户)。 

练珊恩.封闭与开放的性观念并存

在我国,无可否认存在着对性教育及性侵案件封闭及闭口不谈的社群,同时,随着科技资讯的发达,也有性观念开放的群体,尤其是年轻族群。这两大群体若无正确引导皆会导致更多社会问题的滋生。如何缩小鸿沟、如何引导社会对性教育、性侵案件持有正确观念,除了依赖法律及严厉的执法为社会条框外,深入各社群及完善的性教育方针也不得不即时多加检讨。

黄振威.对马来西亚的爱

多元种族的劳动力,能够提供更多语言能力,接触更广的顾客群;一个拥护多元的机构,将会成功及具有竞争力。

林瑞源.马来政治决裂尖锐化

毫无隐瞒2.0”辩论会发生骚乱事件, 显示马来人政治的对峙已进入白热化。 正如土著团结党所说的,滋事者显然有备而 来,首先土团党青年团一名前执委向敦马哈迪提问默马里事件,要求敦马解释交代(此事件也是大马历史上的一个污点),在敦马回答后,就有人向舞台丢掷水瓶、鞋子、椅子及燃烧棒。若不是准备闹事,怎么会在土团党青年团举办的活动上提问如此挑衅的问题?

陆秀琴.写稿机器人VS人类记者

在我看来,与其把人工智能视为竞争者,不如借力使力, 让它们成为好帮手,才是更明智的做法。例如让机器人协助处理大量复杂的数据分析,而记者就能专注于思考和挖掘更多优质新闻。科技的巨轮无时无刻都以超乎我们想像的速度往前滚动,而且只进不退。我们何不以开放的心态顺应时代步伐,再从中建立自身无法被取代的价值,写稿机器人和人类记者,绝对能够双赢。

黄晓虹·媒体与夕阳

机械人记者的出现无疑会带来冲击,一些资料式报道,机械人会做得更好,例如数据的分析,再精明的人脑也斗不过电脑;但是机器人不会采访,所有资料还是得靠人类获取和输入;机器人没有感情, 写不出人性化报道和感性的人间悲喜剧。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