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惟诚‧特委法官和司法焦虑

争议之所以产生,无外乎两件事:第一,联邦法院前首席大法官阿里芬在退休前1天,才匆忙提呈延长劳勿斯和祖基菲里退休年限的建议,换句话说,国家元首在考量特委法官的推荐时,阿里芬已非首席大法官,其建议就法理来说已失去效力;第二,过去的特委法官并不履行行政职权,但这次的特委法官却掌握国内司法架构的高级行政职权,是首开先例,再加上政府似乎不愿解释是否有按2009年司法任命委员会法令的程序来审议任命,此决定有不按程序丶先例之嫌。

惟诚‧预防胜於治疗

当然,很多国家都有这方面的惯例,比如韩国的《公务员申报法》丶日本的《资产公开法》丶法国的《政治资金透明法》等,都有议员和官员在上任(或宣誓)前需申报自身财产的规定,所以美国议员和官员需申报财产的规定,确实一点都不稀奇。不过,我之所以会提到伦理署,除了因为它的名称有意思,这个部门还能配合《联邦选举法》的规定审视参丶众两院议员候选人的财务背景,候选人若在取得竞选资格的30天内无法公开财务报表,则将面对严格惩处。

惟诚 ‧反贪宣言需有法律效力

根据反贪会的说法,其带有“警惕个人远离贪污丶签署机构全员保证将防范贪污丶签署者承诺打击贪污,以及签署机构确保将采取适当行动来防范贪污”等四大意义,方向明确丶目标宏远。
广告

惟诚‧当丹州政治只剩宗教

我相信你应该知道,人类在刚开始时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这意味着,包括太阳在内的所有星体,都是绕着地球转的。这套理论即是所谓的“地心说”,由於论述由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在公元140年出版的《天文学大成》一书中完整成型,因此其亦被後世称为“托勒密体系”。这套理论在现代看起来是匪夷所思的,但西方社会在18世纪之前都对此深信不疑,其在中世纪期间甚至被教会视为神学的一部份,是民众不可违逆的宇宙观。

惟诚‧社团注册局重选决定需透明

换句话说,就是大选已经越来越靠近。有多近?8月东运会结束後,到10月财案提呈前,是很多政治观察家最看好的选举期,若是有幸被言中,那麽大选也是未来三个月内的事,所以筹备大选,已是国内目前所有政党的重中之重。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社团注册局突然对在野的行动党发出重选要求,并表明该党若不重选将影响其在来届大选的参选机会,消息一出迅即引发党内哗然,令坊间议论纷纷。

政府需斟情处理公服政策

公务员条件有理据,政府也有斟情处理,所以乍听之下,这应该不会形成议题。然而,并非所有毕业生在完成实习後都会投身私人医院或开诊所,因此尽管公服局已对医疗领域放宽处理,但仍将数百名没报考SPM或SPM国文科不及格的实习医生被拒之门外,这些群体纵然已顺利进入卫生部丶政府医院或诊所实习,但他们若有意留在政府机构服务,也只有补考SPM或重考SPM国文科一途。

惟诚‧放下所谓的国产情意结

普腾在1985年推出第一款轿车“赛佳”,而赛佳的名称则是源自相思豆(saga seed)的英文名称,代表着国产车有着和相思豆一样的坚硬外壳丶美丽光泽,且当中还蕴含着一个更高层次的目标:马哈迪要国产车像相思豆那样,遍布全马各个角落。

惟诚‧政府在消耗公信力

我好奇地翻开报纸细读,才发现这些地方报除了一般的活动和政治新闻,还有大量的区丶郡政府的咨询公告,小事如征地建通讯塔丶大事如政府议案,都在“徵求民众反馈”。公告中一般写着倡议者丶所涉金额丶影响报告丶反馈期限,以及咨询时间表等资讯。另外,牵涉商贸活动的政策议案还有“商家咨询”专版,徵求相关业者的意见反馈,以期“将业者认同的议案提呈议会”。

惟诚·敦马的回锅与胜选三宝

2013年9月,澳洲举行第44届联邦大选,由时任总理陆克文领军的工党,在大选中遭遇重挫,除了丢失众议院的55席,也在参议院失去6席,得票率仅有47%,战绩是近10年最差,另外,澳洲众议院选举采用的是排序复选制,选民必须依据第一丶二选择进行偏好投票,当时仅有33%选民将工党圈为第一选择,是工党自上世纪初创立以来的最差表现。由於竞选结果难堪,陆克文迅即辞去工党党魁,并宣布往後绝不参选党魁。

惟诚‧旋转门条款是世界趋势

官僚在退休後两年内也不得在管理过的领域或企业就职,以打击政商勾结丶官僚舞弊的现象。尽管日本在近年来仍有官僚被爆违反“下凡”规定,但就整体而言,日本官场在经过10年整顿,政商舞弊的现象确实已有所改善。当然,西方官场也有这种“下凡”现象,不过其称呼比较接地气,即“旋转门”(revolving door)。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