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惟诚 · 巫统大会、副主席和希山

这有问题吗?当然有,因为当时取得最大基层支持的是纳吉,但阿都拉反而荣登副揆之位,让部分党员不服,这种不满持续延伸到其接任相位之后,令巫统内部更是暗流汹涌,暗中掣肘者有之、不配合者有之,进而......

惟诚‧直属战略在西马会否收效?

换句话说,振林山丶红土坎丶甲洞丶敦拉萨镇丶关丹等极具争议的国席,其候选人人选届时将完全取决於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的意志,能不需咨询成员党,更不需要再花时间介入调解。

惟诚‧春节後的大选

尽管阿末扎希是我国黨政機制中的重 量级领袖,又是巫统保守派的精神领袖, 在国阵最高理事会中影响力匪浅,可是由 於多次遭遇“狼来了”,所以坊间目前对 这消息也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态度,少了 过去闻鸡起舞的热衷,而舆论更多的是针 对他的“别犯错论”。相对於这个议题, 其实我比较在乎的是春节後大选的这个消 息,因为这消息对新闻界冲击最大,这意 味著所有华裔从业员,届时将必须度过一 个草木皆兵的春节,就和9年前的大选一 样。
广告

惟诚‧法律资格鉴定需与时并进

根据时任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的说法,政府当时希望透过该委员会对原有的律师执业制度做出改革,而改革涉及两个方向:一,废除律师执业证,并由共同法律考试(CBE)取而代之;二,国内外法律系课程内容将尽可能划一,以提升国内法律课程的国际专业水平。学界丶律师公会原则上都对此改革抱持着积极丶正面的态度,而且相关委员会已如期完成新制度的实施草案,只不过,因为政府大学的反对而迟迟无法落实。

惟诚‧谨慎说话,好好办事

来自巫统部长丶领袖的失言语录更是多如牛毛,因此张盛闻的失当言论其实并不会让人感到特别讶异。当然,这种失言的举动并非只会出现在国阵,在野阵营也一样有,比如林冠英在数月前也曾一时口快,失言说“没影响交通,就不属於真正土崩”而遭受抨击。

惟诚·预算案的玄机

尽管其在政坛、学界中享有“包容性高”、“人人有份”的正面考语,但批评声浪依然存在。至于其负面评价是什么,政坛、舆论界在过去已就此积极展开议论,所以我就不在此赘述,因为我对政府制定这份预算案时的背景和动机会更感兴趣。

惟诚‧我们需要“勇气”预算案

民间生活成本压力最容易从家债数据中看得出来,根据国家银行截至今年8月的最新数据,包括信用卡丶房车贷丶个人贷款在内的家债,为1万5千573亿令吉,同比去年增长5%(和两年前相比更是飙涨10%),而家庭的不良贷款也在今年7月录得近5年来的新高,即261亿令吉,意味着更多家庭的还款条件已变得越来越苛刻。

惟诚‧经济数据与财政预算案

近年来,我都有接到大学圈商家的反馈和学生的投诉。商家觉得大专生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有时有人潮未必代表有生意,而部份大专生就觉得自己的开销越来越难控制,有时缴了学费丶租金丶交通和水电费就所剩无几,消费必须越来越谨慎。现在的他们,也和现在的上班族一样,面对着生活成本高涨的压力,也相同感受到经济放缓的氛围,看起来,持续高企的通货膨胀,其所诱发的影响已扩大至国内各个社会阶层,令大专生也难逃可支配金额递减的窘境。

惟诚‧来届大选的宗教与世俗博弈

谣言,我们可以说止於智者,而且泰国白色集会主办方已澄清未有在大马搞宣传活动,所以一些人觉得可以就此打住,但无论它是主办方的间接宣传也好,或是有人刻意制造出来的议题也罢,这种议题的出现无疑带有刺激穆斯林的议程,为他们制造假想敌。告示,我们可以把它当成是一道商业决策,相关的自助洗衣店不要做非穆斯林的生意,站在经商自由的角度上看,外边洗衣店林立,我们仍有选店的权利,但这举动着实是在挑战社会的和谐与包容。

惟诚‧罗兴亚与纳吉访美

外交部文告出街後两天,海事执法总监祖基菲里再通过文告,宣布我国将为罗兴亚难民提供庇护与援助,执法单位今後将不会驱逐进入大马海域的难民船,反而会为相关难民做出适当安置。在这之後,首相署即宣布启动“罗兴亚人道行动”,准备派遣志工和援助物资到孟加拉,协助逃亡至当地的罗兴亚难民,而内政部更声称,我国未来有可能会接收更多罗兴亚难民。此外,首相纳吉在当时也表明,会在12日访美时,向美国总统特朗普讨论缅甸的罗兴亚问题。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