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惟诚·切勿好心做坏事

首相纳吉在两周前宣布国会7日解散,而有关大选的假消息从那时开始,就越传越频密,也越来越离谱,信手拈来就有“向外劳拉票”、“选委会假网站套取选民资料”、“真正的投票日是5月6日”、“选民资格无故被取消”、“投票日前夕夜店有针对华人的大逮捕”等,而更多、更混乱的,则是有关投票的假消息,比如“选票不划满格将列废票”、“需用胶擦擦去选票序号”等,引起选民揣测、混淆,甚至恐慌,让选委会和朝野政党忙着四处辟谣。

惟诚·柔王储与马来海啸

国会在上周六(8日)解散后,向来行事高调的柔州王储东姑依斯迈,突然在南方之虎的脸书专页中发出一篇题为《我的坦率意见》之帖文,除了劝请选民“不要换掉引擎还好的船”,还用了极多的文字,以不点名的方式严批希盟领袖马哈迪,形容后者“阴险如蛇”、“破坏巫统”、“带头引入贪腐”。

惟诚‧假新闻与大选

你可能会很惊讶,原来假新闻出现得那麽早?其实这已算迟,因为人类最早的假新闻活动,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84年的战国时代。当时燕国纵横家苏秦到齐国当内应,由於受到齐王重用,令其他大臣不忿,进而聘用刺客暗杀苏秦。当然,暗杀并不成功,苏秦则献议齐王发放“苏秦是燕国内奸,被判五分尸”的假新闻,并顺利引出参与暗杀行动的大臣,一举擒拿。尽管这些典故的时代距离我们都比较遥远,但人心不古,类似的情况在当代也极为常见。
广告

惟诚·需要改革的反贪机制

何谓才叫有诚意?当然是对国内反贪机制进行改革,而政府必须在三大方面展开整顿。根据现有的2009年反贪会法令,反贪会受制于由首相任命的咨委会(以及由首相署部长任命的投诉委员会),因此受公务员监督的反贪会,其独立性向来备受争议,所以其一,政府必须裁撤咨委会、重组投委会,再将两者权力下放到只向国会负责的特委会,由立法权直接监督反贪会,实现行政权不涉反贪运作的机制,因为只有独立性确立了,反贪会才能毫无顾虑地执行任务。

惟诚 ·东马春运与砂拉越主权

其实东马也有春运,虽然这里人口流动的规模远远不及中国,但在东马,确实都是每年相当重大的议题。

惟诚 ·不切实际的双内阁制

伊党要在来届大选中角逐至少130个国席,尽管放眼单独执政,但也邀请亲伊党的非政府组织竞选至少50席,并做好多角战的准备。根据现有的国席分配,以马来和土着为主的选区有141个,当中有54个是属於巫统堡垒的垦殖选区,其馀的皆为国阵和希盟成员党所经营的特定选区,以及一些伊党所掌握的传统选区。若伊党顺利守住原有的14席,其还必须多赢98席才能单独执政,而这些席次绝不可能会从亲伊党组织处得到,因後者尽是乌合之众,对伊党执政难起作用。

惟诚 ·废票运动与国阵

根据当前的主流论述,废票会是希盟的票房毒药,而在目前非黑即白的政治氛围中,甲之砒霜必为乙之蜜糖,因此现在包括希盟领袖和支持者在内的“反废票群体”,都断定废票必定为国阵带来巨大的胜利,进而恳求选民不要投废票。至於国阵领袖中,也有如内政部副部长诺加兹兰般,对着越演越烈的“废票运动”暗自窥喜,觉得这对国阵百利而无一害,进而让坊间觉得,废票运动根本就是执政党搞出来的。

惟诚 ·马来海啸和东马反风

我国的130多万合格选民中,有超过60%为马来选民,若按第13届大选选民册,西马165个国会议席中有114席以马来选民为主,因此希盟若能够掀起马来海啸,就有机会囊括这大部份的议席。另外,我们要再加上行动党丶公正党和诚信党在西马所经营的22个华裔选区和29个混合选区,这些盟党只需要在这些议席中维持着505大选时的相同表现,就足让希盟轻易的入主布城。这是希盟的终极算盘,虽然很合理,但不容易达成。

惟诚 ·希盟首相丶公正党与马哈迪

从公正党之前对老马所表现的不信任,老马的特赦丶拥护和改革担保,是不可能扫除该党对老马的疑虑,更别说会促使他们妥协,甚至做出最大的牺牲。那究竟是甚麽会让公正党让步?只能说,公正党已看清了希盟没老马不行的现实。总揽希盟一众极具分量的领袖名单,除了老马和安华,旺姐丶阿兹敏阿里丶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丶诚信党主席末沙布等,皆具担任首相的客观资格,但都缺乏担任阁揆的客观条件。

惟诚 ·放下傲慢与偏见

纳斯在片尾解释说,要把世界说得非黑即白丶把宗教讲得很悲情丶把巴国形容得很恐怖,是非常容易的,因为所有人都能这麽做,所以你无法想像那里其实还有很多正面丶美好的事情。当然,这部短片并没出现在我的社交网络内,而是我国际研究院的巴籍同学传给我看的,说是在他们社群很受落的短片,也顺便让我认识一下,没有“被政治化”的巴勒斯坦。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