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刘惟诚·问题不只在旗帜和党徽

阵线模式是马华赖以为生的生存方式,除非其最终能够改组成多元种族政党,或者和其他政党筹组新阵线,不然,重回独立前那种单打独斗的模式是非常愚蠢的。在这种情况下,马华也只剩下一道选择,就是舍弃国阵旗帜,以自身党徽参加补选的“半退”形式。这个做法就很有意思,一来,他们能够让党员觉得此刻不是为了国阵而战,而是为了马华而战,有望从中提振士气,二来,要让党员能够自觉,这场选战是马华的背水一战,以期重拾该党的凝聚力。

刘惟诚·无拉港补选充满变数

投票率低,是补选的一个常态,这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此次补选的投票率除了远低于各方预期,更是创下继2009年槟州本南班补选之后,大马选举史上投票率第二低的记录,让舆论和希盟领袖极为惊讶,有鉴于此,公正党虽守住州席,但多数票仅有5842张,同比全国大选收窄53%。当然,从双溪甘迪斯的帐面数据上看,公正党在补选中得票较大选下跌了36%,至于巫统,也有17%的跌幅,朝野显然都受到低投票率的影响,为何它会是希盟的隐忧?

刘惟诚·好马不该吃回头草

宝腾,这个由敦马一手催生的国产车品牌,在1985年7月推出赛佳后,很快就成了国人新宠,那时买国产车展现爱国情操成了一种潮流,令宝腾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就占据了国内轿车市场总销售的64%。当然,除了爱国情操,还有两点,是让当时的民众将宝腾视为购车首选:其一,敦马在1982年推动国产车保护政策,向所有入口车征收超过100%的入口税和国内税,令大马入口车价高企;其二,为国产车提供廉宜的贷款利息。
广告

刘惟诚·国阵的最后一搏

先说希盟。无拉港的华裔选民高达61%,已故行动党原任州议员黄田志在本届大选中夺得4万1768票,远抛来自马华和伊斯兰党的对手,甚至令对方痛失按柜金,而在国阵丧失布城后,城市华裔目前仍普遍心系希盟,因此希盟要捍卫此州席是毫无悬念的。另外,此地的投票率向来很高,其在近20年内的5场大选中的平均投票率为81%,而行动党在2008年攻下无拉港时投票率是当时新高,即78%,之后其投票率就一直维持在85%以上,行动党也自此没有吃过败仗。

刘惟诚 ·大马人的选后焦虑

当然,希盟和民主党拥有不同的本质,而我也认同希盟确实需要更多时间,但这股选后焦虑,走到现在已是不可忽视的民意,因此希盟政府必须正视,切勿顾左右而言他。虽说选民急于求成的心态,对新诞生的政权是苛刻的,但政府要认清的现实是,这股选后焦虑是很有破坏性的。

刘惟诚·互相制衡的新内阁

敦马过去组阁向来重视忠诚与制衡,当时的国阵规模庞大,敦马虽能确保巫统党员的忠诚,但却无法控制成员党的忠诚,因此转而优先由巫统掌握要职,借此制衡其他成员党。

刘惟诚‧阿末扎希的胜算

其一,扎希阵营中的阿拉斯夫虽中选团长,但凯里亲信凯鲁阿兹万也在副团长中出线,另外,低调但立场倾向凯里的扎希达还当选巫女青团长。这意味着年轻党员在投票前已有意要党领导层出现内部的制衡力量,这可解释,何以巫青团普遍支持凯里参选党主席,但却在团长改选中掉头选择扎希亲信。而且阿拉斯夫一当选,就表明支持主席参选人的公开辩论,这是扎希一开始最不愿接受的安排,表明阿斯拉夫在尝试摆脱代表扎希的形象,令扎希未有占尽天时的优势。

刘惟诚·党选决定巫统未来

尽管目前党选形势仍不明朗,不过巫统在经过这场党选后产生的新主席,将代表着巫统的未来。若阿末扎希出线,则意味保守主义回稳,巫统可能重启与伊党合作的谈判,令巫统变得更偏激。

刘惟诚 ·砂国阵解散后的政治格局

另外,这次阿邦佐领导的脱盟,在砂州政治语境上有着极大的象征意义,这是一种政治格局全面本土化的转变,因为阿邦佐另立的本土阵线已不再需要与联邦执政党妥协,一来终结“联邦殖民”,二来在操作砂州本土议题时也更显名正言顺,能增强他们在来届州选的筹码。

刘惟诚·联邦宪法与总检察长

尽管前首相纳吉的内阁在去年曾议决将司法行政权分拆给联邦法院首席主簿官,但进展非常缓慢,因此,汤米汤姆斯走马上任时,总检察署应该还是掌握着国内所有初级法官的任免权,而这类法官的数量占了所有法官逾80%。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