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惟诚‧政府在消耗公信力

我好奇地翻开报纸细读,才发现这些地方报除了一般的活动和政治新闻,还有大量的区丶郡政府的咨询公告,小事如征地建通讯塔丶大事如政府议案,都在“徵求民众反馈”。公告中一般写着倡议者丶所涉金额丶影响报告丶反馈期限,以及咨询时间表等资讯。另外,牵涉商贸活动的政策议案还有“商家咨询”专版,徵求相关业者的意见反馈,以期“将业者认同的议案提呈议会”。

惟诚·敦马的回锅与胜选三宝

2013年9月,澳洲举行第44届联邦大选,由时任总理陆克文领军的工党,在大选中遭遇重挫,除了丢失众议院的55席,也在参议院失去6席,得票率仅有47%,战绩是近10年最差,另外,澳洲众议院选举采用的是排序复选制,选民必须依据第一丶二选择进行偏好投票,当时仅有33%选民将工党圈为第一选择,是工党自上世纪初创立以来的最差表现。由於竞选结果难堪,陆克文迅即辞去工党党魁,并宣布往後绝不参选党魁。

惟诚‧旋转门条款是世界趋势

官僚在退休後两年内也不得在管理过的领域或企业就职,以打击政商勾结丶官僚舞弊的现象。尽管日本在近年来仍有官僚被爆违反“下凡”规定,但就整体而言,日本官场在经过10年整顿,政商舞弊的现象确实已有所改善。当然,西方官场也有这种“下凡”现象,不过其称呼比较接地气,即“旋转门”(revolving door)。
广告

惟诚‧马哈迪的举牌与不举牌

土团党领袖没有举牌,确实是容易引起他人遐想,因为这种手牌被外界视为一种表态,不举牌意味着不认同,因此掀起议论也是情理中事,无论马哈迪丶慕尤丁,还是慕克里在事後做出甚麽解释,已无法阻止外界认定希盟至今仍无法就首相人选达致共识的讯息。但在大选随时会举行丶希盟根基未稳丶雪州政治暗流等不确定因素的充斥下,马哈迪等领袖表现得如此不配合,不是为自己和所属阵线增加负面印象?明知不举牌会产生这样的影响,何以马哈迪还要如此不识趣?

惟诚‧立法议会能否撤除州议员?

那联邦宪法有否说明谁才能撤除国会议员的资格?宪法第53(1)条文中阐明,国会在这方面确实掌握着最终决定权。我国各州宪法拥有与联邦宪法同读的特性,因此很多宪制内容和诠释是共通的,比如,砂州宪法在第16丶17条文有关州议员资格的规定与宪法第47丶48条文同读,而州宪法第19条有关州议会为决定州议员资格的最终决议权,也和宪法第53条同读。所以无论是联邦宪法还是州宪法,国丶州议会在获悉议员成为他国公民,并已履行他国公民权益时,是可将之撤除的。

惟诚 ·大马城与大选

大马城位於黄金地段,每平方尺肯定超过1千令吉,是账面的一倍,差距极大。从这里,你可以看到两点。第一,大马城今时不同往日,其拥有者债务和信贷负担小,不需依赖拥有战略需求的中资,因为愿意贷款的银行多,也不用担心其他投资者会害怕被一马风波拖累而不敢投资;第二,大马城地段价格已翻倍,终止合约後政府可以重新售股,将金额调整至,甚至超过市场报价,而新价位更能协助一马公司向阿布扎比摊还7月到期的6亿美元的首笔违约金。

惟诚·从法国总统选举看大马

在数百年後的今天,法国看似仍在发挥当初对欧洲政治版图的影响力,因为世界两大当代政治先驱,英国和美国已出现民族主义横行的趋势,而法国身为另一个当代政治先驱,其最新的选举结果将标示西方世界是否已步入更保守丶更封闭的民族主义时代。当然,这是能够解释的,因为恐怖主义和难民潮都让这些国家的民众感到不安,他们在思考所谓的开明会为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

惟诚·希山慕丁与特别任务部长

敦胡先翁在1976年接任相位後即未有任命这类官职,敦马哈迪在1981年接任首相後将不管部长改为首相署部长,但也未有委任特别任务部长,直至1998年其欲架空时任副首相兼财长安华,才委巫统前总财政达因接任此官职到2001年。到了阿都拉时代,土保党上议员艾芬迪获委该职,主要改组国内的高等教育,而这项工作在2006年内阁改组後被转移至高教部,艾芬迪也被调任首相署部长,内阁自此不再设特别任务部长,直至上周希山的走马上任。

惟诚·355法案:政坛的闹剧

巫统在去年说要接手伊党修正伊刑事法庭权限的私人动议,之後又说“准备结交新朋友”,简直当“旧朋友”不存在,让其他国阵成员党气得直跳脚,情急之下只能撂下狠话,说法案若在巫统协助下获得通过,就会翻脸。正当朝野闹得不可开交时,巫统一道“共识”就迅速改变立场,国阵恢复一团和气。正当伊党错愕得不知何以自处时,巫统又突然在国会会议最後一天刻意对355法案动议放行,让伊党主席哈迪得以顺利提呈。

惟诚‧香港特首选举的启示

香港舆论普遍不看好民意低落的林郑月娥能肩负修复撕裂社会的使命,特别是其曾表明将“延续现任特首梁振英的政策”,让大部份港人对香港的前景感觉无力丶焦虑和茫然,特首选举後的社会将会变得怎样?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