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拿铁

郑丁贤‧头巾下的思维

这个课题曝光後,反应相当激烈,来自官方丶非政府机构和穆斯林社会,齐齐炮轰大马酒店公会。有人为酒店贴上反伊斯兰标签,有人要号召杯葛酒店,有人呼吁撤销酒店执照。

郑丁贤·绿色大海啸?

这可能是一次“绿色大海啸”,或是“穆斯林海啸”、“伊斯兰党海啸”马来选民基于宗教理念,加上不满国阵,以及对希盟不信任,因而把选票集中投给伊斯兰党,让伊党赢得更多议席。特别是在三角战中,击败国阵和希盟。

郑丁贤‧武吉斯和mamak的政治生态学

武吉斯人的原乡是印尼苏拉威西岛的西南部。这个民族善於航海,战斗力也很强,因此,他们是出色的航海人,精通海上贸易,也骁勇善战。历史上出现过一些武吉斯海盗,他们抢劫英国和荷兰商船,让殖民地统治者和商人闻之色变。
广告

郑丁贤·30年后,回看茅草行动

政治上的利益结合,可以让一些人化敌为友,甚至共谱恋曲,为的是谋求更多的权力;但是,人民心中,还是有一盏道德之灯,当这盏灯亮起时,唤回人们的记忆,也拒绝被愚弄下去。

郑丁贤·男欢女爱与政治暧昧

男女和政治关系,其实是互通,有感情驱动力,有文化背景,也有权力高低。用来对比大马的政党,巫统、伊斯兰党、行动党、马华、砂沙政党……,我的妈呀,那更是一出家庭伦理奇情黑暗悲喜剧,要写也写不完,就此打住。

郑丁贤‧我们还需要记者吗?

老实说,这不是甚麽伟大的志愿;我的同侪们,听了一脸狐疑,这和他们的认知空间有一段距离,有人还问我:“记者是做甚麽的?”

郑丁贤·啤酒节反射的政治光

啤酒节本身没有绝对的对或错,它只是成为一种政治利用的工具。

郑丁贤·两种宗教观,两种待遇

从穆斯达化和查基尔在大马的不同遭遇,大致可以看出大马的伊斯兰路线。

郑丁贤·彷徨少年时

正如阿强、甘榜克拉末的少年,如果有人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或许,他们不会沉沦下去。否则,我们可以在所有学校做好防火措施;但是,却不能确保不会再有纵火少年。

郑丁贤·天意.人责.大集会

我想,出席爱国大集会的人们,并不是没有改革意愿,而是希望以温和的力量,通过国民团结和中庸政策,促成政治的柔性改革,带动国家的进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