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碎影

江迅·写“诗”的人,并非都是诗人

微信给人们带来了空前“热闹”,却也造成人们不敢正视的缺陷,即微信带来了“写诗人”的内心膨胀和空前自恋。不得不失望地承认,对于当下中国的精神与生存,我们的诗歌似乎正丧失其本应具有的回应能力。诗的艺术功能在萎缩,诗人对社会和人性的批判意识日趋淡薄。我们的诗歌,往往力量匮乏。

江迅·有一种情怀叫热议高考作文题

每一年高考语文科结束,旋即出现“吃瓜群众”围观高考作文,各地作文题迅疾登上热搜榜头条,记者、教师、家长纷纷展露才华模拟高考作文而创作,段子手们也匆匆笔试竞相刷屏,考生家人更是对各地高考作文题热议评说……高考作文题激起舆论狂欢,可谓年年风头不减。

江迅‧古诗词书籍畅销的背后

有学者认为,几乎每个小孩的古诗启蒙都是从“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开始,但很难指望孩子读完就能对一只朝着天空唱歌的大白鹅有兴趣。要普及国学文化,就需要对古诗词有更深理解,这需要过程。读诗创作诗是美好的事,是一种情感教育,古诗词润物细无声,这是价值所在。古诗词的平仄、押韵、对仗,都是格律体现,具备永恒生命力。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