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框里框外】谢林霖·打造细腻的工匠精神

在一个连净手仪式都非常讲究的国度里,一个工匠对待本身工作的严谨态度,并不会因为一座建筑的大小而被妥协。

不知道有没有人对“第三世界美感”这个词会有一点感觉?相对于北欧的精简,我们的“第三世界美感”就有一点粗糙,但可以包容差异。要简单诠释“第三世界”的标准,或许可从我家才买的宜家水龙头说起。

张贵兴.白袍巫师下南洋

(图:龚万辉)

它曾经是伊斯林汶莱帝国属地、欧洲列强俎上肉、英国和荷兰国势大补丸、日本大东亚共荣圈,它也曾经是海盗、猎头族和投机分子竞技场、冒险家性征伐(sexsafari)乐园、华人苦力和移民遥想的福地洞天。

刘放.冷宫文学

(图:衣谷化十)

匹夫马齿徒增已至古来稀,却深怕偶不留神,祸延子孙。在还没殒灭之前,最好能把他日遗稿整理成册。后人如何处置,则非所问。

裘诺.释放方式

看不到前面的路时就...用最粗的笔尖记录下最细腻的...白纸上同样的颜色诠释两个极端...

黄龙坤.减肥

和你...到处吃...直到你把手中的爱情...啃出了一道...让你遁走的逃生口...

冼文光.时间相册——阅游以飘诗集

有些事难说清楚...对于有些人...钱财比性命重要;...两人合力比较快...事情却更要复杂...你仍抓不到枢纽...看到的尽是面具;

游以飘.提问

拎起一把雨花石,挥洒成花雨...投落那面顾着保持水平的湖水...一群不置可否的鲈鱼....拉扯银亮的丝线...争辩头与尾如何形成分流...分歧的问题,其实没道理...尚且断头的好处...

曾枫荆.如夏

夏日才刚抵达,又要走了...你解下窗帘,将阳光撤出窗外...一场光和影的出走...(它们明天会在哪里?)...

龚万辉.专栏:大迁徙时代的睡美人

我曾经抱着膝,坐在小艾的病房里听她说学生时代的一些故事。那时小艾刚遇到一场车祸,头缠着纱布躺在床上。我们在那深夜的病房里聊天,说起彼此往事,总有一种时差感。窗外一夜久久未亮,仿佛特别漫长。

慰藉物(一):它不臭·它是最亲密的朋友

在澳洲旅行时一时找不到“北京狗”,让杨丽珊了解到自己真是不能没有它。

没有天长地久,但曾经拥有“臭臭”的受访者,“臭臭”的种类主要也是抱枕、枕头、被及玩偶,有些则依赖小毛巾。这些慰藉物的年份较不久远,大部份都是主人自行戒掉。也有人因为慰藉物发霉、太破旧而忍痛割舍,不少人在离家深造或工作后,把慰藉物遗留在家就被家人丢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