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第十四届花踪文学奖马华散文评审奖】许裕全.贫穷病

(图:何慧漩)

天官赐福、伯公聚宝、灶君司火……家神日日居其位、司其职,却有一尊贫穷神供奉在母亲心里,赐她贫穷病。

李淑雯.留芳

(图:何慧漩)

约莫完成论文的两个月后,我在吉隆坡双峰塔里的某家书局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恍然间以为书架的另一头站立着一位故人,稍稍抬头窥探却了无人影,气味也随之消逝。我失落地站在原地,想起学姐口中爱书的他,半年后在书局里以这种方式出现,或许是他对我数月以来的孤军奋战所给予的安慰。

黄龙坤.诗两首

爱是自由的...我想...我占领它辽阔的意境...在里头练习...言论...恋爱...交友...打炮...吸吮它乳状且流动的...意含...

沙河.摄影练习手册

聚光灯分批站岗...柔和而慵懒...警戒线守护着大理石的...午寐...让时间在厨柜里解冻...腐朽瘴气般弥漫...博物馆的恒温...

程可欣.你不用知道我是谁

喧哗之中找一个...最安静的角落...把名字折叠塞入口袋...不用告诉任何人...过去与现在...存在的种种因由...

龚万辉.专栏:大迁徙时代的点痣人

人人都叫她“阿痣嫂”,她是有些不开心的,虽然她知道这是她躲不开的命运。这条老街上,卖水果的叫水果婶,修脚车的叫脚车伯,她帮人点痣,理所当然就是阿痣嫂。只是她还是有些愤愤不平,自己才三十几岁,这一叫就叫老了。而且,平平都是点痣的,为什么父亲就是李医生,而她却是阿痣嫂?

【第十四届花踪文学奖马华散文首奖】谢阳声.围不住的岁月

(图:衣谷化十)

那时我在故乡不远的一个小镇教书。空闲时经常用我的80cc野马哈摩托噗噗噗载阿嬷去拜访小镇三个老人,放学了再载她回家。阿嬷坐摩托,经常坐在尾端,一手托坐垫,一手拉着我的肩膀,摩托只要稍微快些,阿嬷就会全身抖动,婆孙摩拖都会在风里哆嗦。所以许多时候,我会以龟速配合阿嬷一路烹调家常,那段温馨时光,颇叫我怀念。

【第十四届花踪文学奖马华散文决审会议记录】在自然与造作之间角力

本届花踪马华散文奖共收到八十二篇参赛作品,比上一届少了五篇。初审由方肯、李英华及许钦斐担任,选出三十篇;复审则由龚万辉、林春美及陈湘琳担任,再选出十篇进入决审。这场决审会议,钟怡雯获推选为主评。

黄子扬.专栏:实验音乐现场死了一群海豚

他高高举起萨斯克风,闭眼仰天,仿佛一只海豚濒死前,长啸。大海滚动。翻涌。海豚继续奋游向前,那么大的海,那么绝望的海。我们都听见了,后面正是死神用一大张渔网急急追来。

丘凯文.老了

老了,短短的日子长长地过,想说的话已经不多。后来我适应了我们之间的沉默,大半辈子,什么想说的话都已流失时光深处。年轻时候为子女的事日日吵得不可开交,说的话都透着一股戾气。几次大吵,我声嘶力竭你泪眼纵横。我以为我们再没办法走下去,但一转眼,已然半生。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