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白甚蓝·煎肉

无知豢养柔嫩的肉质 羞涩是一把刀 在脸上披着众多垂涎的目光

陈欣蓓·来自巧克力王国的青年

(图:衣谷化十提供)

看来我的国家富裕多了,我们的椰子都是自己从树上掉下来的,你要付钱都不知道钱付给谁好。

马盛辉·我和他

我看见童年的自己 在我的脚下乘凉

薇达·卢比安纳

灯火辉煌的卢比安纳河。粉红色建筑为普列舍仁广场上建于一六四六年的方济各圣母领报堂。

从萨格勒布往卢比安纳的巴士车程不长,约两个小时半多一些。在车上小寐,听见司机以不同语言扬声道“护照”。睁开眼睛,已抵达边境国界例行安检。

叶思杏·白兰花开了

只有你是红的,好似大玻璃窗口外火炎一般的落日用余晖染红了大朵大朵的云,吞噬整片天空,也吞噬了你。

木焱·诗三首

男生倾向男生 女生倾向女生 香蕉倾向黄瓜 蜜桃倾向芭乐 我有所有的倾向

林惠洲·季风又是西南吹

风从西南越过苏门答腊莽莽烟霭越过马六甲海峡浩浩绿涛,汇集云气为雨,在暗夜,啾啾啼泣直到天之将明。冷风由门缝窗缝窜流进来,房子聚集的暑气仍然未完全退去。把前门后门打开,让风飕飕由后而前的流通。

陈政欣·工作日(下)

(图:何慧漩提供)

我微笑着,还没坐下,只见他手掌一挥,竟把正前来招呼我的女侍者挥走,我即时意识到,这次我跟他的见面,不只是机密,而且短促,连喝一杯茶水的时间也没有。 

桦真·无用

术后第一次复诊,医生问她有什么不适吗。若无其事的口吻,跟他当初劝她把子宫全摘时一样。

王筠婷·一绝无艳(下)

(图:何慧漩提供

他唯有等她们靠近点,嗅出这暗藏在化学药品及消毒酒精里的橘子香,再往她右脚高跟鞋脚跟一望,才确定他是跟对人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