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充氧

高翊峰.不当总编辑,跑去写小说。

高翊峰曾经当过酒保,那是一份需要不断与客人说话的工作,也因此有机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物,收集各种听来的故事。有些故事资本最后便转化成创作素材。面对新科技与社交媒体的冲击,很多人都在忧虑文学未来的发展。高翊峰认为影像很可能会是文学未来的前景。自从参与了编剧和导演工作,他对影像画面的构图更加敏感。(图:星洲日报)

高翊峰说话的语调很温柔,总是带着浅浅的微笑,两眼眯成黑色绒线。当他走进人群里,你会觉得他是一个穿着得体、擅长打点自己的老派绅士;此刻的他却在眼前侃侃谈起了写小说这回事。能够像他这样温柔而诚挚地谈论小说的人并不多,不禁想起很多年前来过花踪的骆以军。他们虽隔了一个世代,但都同样笃信小说书写、文字以及说故事的力量。

刘树佳.睡觉之道

最近,我发现一位正在念博士班的朋友脸色不好看,黑眼圈的色泽也越来越深。追问之下,他才老实告诉我他经常失眠。他说:“有时我一直想着该怎样解决论文的问题,所以就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怎样也睡不着。

巴代把小说当文史的工具

(图:星洲日报)

午后会议室,空调是热带办公大楼一贯的畅冷,巴代老师或刚从书市汹涌的闷潮穿过,把户外厚重的湿气沾黏在身,坐在沙发上不断摸汗。他笑说,来时适逢台湾气候炎烈,马来西亚的热反倒舒服。我们刻板印记里原住民像丛林战士般既憨又悍的土地气味,他有,也没有。有的是表在,铜褐肤色,那是光照和基因的显像,他因而挑了面光的位子坐,担心照片里的自己更显黑;开腔却是学者般和煦明朗,对自身定位和生命状态有一种睦然的清醒,却也带点急促,那是长年扛负文化使命的必然焦虑。

饥饿30 ‧ 20周年 ‧ 有爱,孩有明天

阿牛/2011年

自1997年起,马来西亚世界宣明会开始筹办饥饿30营,当时星洲日报是创办伙伴。借由媒体的力量,双方联合推动扶贫醒觉运动,引起很大回响。

现在就动起来,向塑胶袋说不

座谈会嘉宾请来了无塑生活达人Mareena(左起)、Zero Waste Malaysia管理员Sue Yee、影片工作者Magdalena、Sampah-Menyampah!创办人Carolyn、我以及回收商Vincent。

随着镜头拉远、抬高,蓝鲸身躯从荧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漂浮在海面上数之不清、令摄影师震惊无比的塑胶垃圾。

郑韵婷 ‧ 吴哥窟外乞讨的小孩

当知道自己的力量有限,当整个大环境还是停滞在原点,你还会坚持自己的原则吗?

颜学明 ‧ 手腕上难忘的一个疤痕

因为被咬得太深,隔了那么多年,伤口还留下一个很深的疤痕。也好,这至少会让我记得小时候的我,心底是善良的;现在老了也一样。——我开心地把这一句话送还给自己。

宛亭 ‧ 我那考最后第四名的女儿

她告诉我,这一次考试,有一位同学请假两天,没有考两张考卷,以零分计算,所以她得了最后一名。我马上反应,那么下次她这位朋友没有请假,你不就考获最后第三名了吗?她想也没想,马上说:不会!

颜书韵 ‧ 妈妈便当

那段便当光景一直是我回忆母亲时的重要依据,她的料理到底有多好吃,其实我已经有些不太记得,但送便当时飘散的香气却牵连着家的味道。

张汉清 ‧ 窥探坚持的背后

坚持有时真会有几分落寞,执着也会让人孤寂无奈。可能夜半失眠时会去窥探坚持的背后,到底还隐藏多少的坚持?很佩服老师对马华文艺的用心,对提倡某种文体的用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