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许愫恩.莫忘初心.踏实走好两条路

两条路,许愫恩欣赏不同风景,找寻最舒服的心态。(图:星洲日报)

美国诗人弗罗斯特在〈未行的路〉(The Road Not Taken)写道:树林里分叉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烟较少的那条,一切因此而不同。当眼前的分岔路是药剂和演艺事业,Anjoe许愫恩毅然选择并行。 许愫恩是2014年国际华裔小姐、演员;走下舞台,她是药剂师。银幕前光鲜亮丽,许多人都有疑问:为什么艺人下了班还要去当药剂师?许愫恩回答简单:“莫忘初心。读药剂系若不是因为喜欢,四五年前就不必浪费父母那么多钱读这一科。”

香港第一位米其林女厨师刘韵棋.厨房的世界真是太奇妙

香港第一位米其林女厨师刘韵棋。(图:星洲日报)

食物不仅仅是一顿饭,而是艺术的表现和创作直觉的平台。

跨国流动的马华文学.高嘉谦谈马华文学

高嘉谦称,马华作品的日译本让日本年轻学者写了不少的学术论着,并翻译成中文发表在台大的文学学术期刊。(图:星洲日报)

马华文学与台湾这片文化土壤有很密切的关系。 早期许多旅台马华作家、学者在当地深耕文学,在多项文学大奖频频有所斩获而引起台湾文坛注意。他们当时拥有丰沛的创作量和大量学术论述,在马来西亚以外形成一个小规模的马华文学生产地。近几年,部份在台马华作家的作品也被翻译成日文、英文,进入不同国家的文学场域,让更多读者认识马华文学。

欧阳应霁.南洋味,是童年记忆里的味道

(卓衍豪摄)

上个月,欧阳应霁应TEDx茨厂街之邀来马分享他的饮食美学之旅,场内谈食物,场外继续觅食。在TEDx茨厂街策展人黄箐翠安排之下,他来到邓普勒公园(Templer Park)附近,Mari House赞助场地的私房菜福州盛宴,也到适耕庄品尝摄影大师王睦宗的潮州海鲜私房菜。

10道问题.让你更贴近吴柳莹

(图:星洲日报)

今年5月份接受肩膀手术的吴柳莹,除了大马羽球混双奥运银牌得主,现在新增了“作者”的身份。带着新书《我只是吴柳莹》现身,星洲日报〈活力副刊〉以10道读者提问迎接,且看吴柳莹如何一一接招。

Indira Ranamagar——尼泊尔狱中儿童的母亲

英迪拉.拉纳玛嘉:“我的梦想就是帮助那些无法上学的孩子,希望他们和我一样,有机会受教育。因为我曾经走过那样坎坷的路。”(图:星洲日报)

英迪拉.拉纳玛嘉,一个同样没有机会读书的女人,凭着自己的努力识字成为一名老师。有一天跟随知名的女作家兼社运分子Parijat探访监狱,看到这群孩子生活在狭窄又肮脏的监狱里,内心受到很大的震撼,下定决定要把他们拯救出来。

黄锦树.人生有定数,尽力而为就好

黄锦树说,写作本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有时候要狂想,但是又不能毫无节制,太过节制也不好。(图:星洲日报)

写这篇稿之前,文坛巨匠李永平甫在台湾淡水马偕医院病逝。癌魔夺走他性命前,他撑起疲累身躯,执意续写最新创作武侠小说《新侠女图》。台湾《文讯》杂志也在8月份开始连载这部作品。然而随着他的离去,这部小说也留下未完之憾。 病痛削减生命力之余,间接会削弱一位作家的创作能力和叙说故事的欲望。拥有丰沛创作量的马华作家黄锦树也曾因病痛而被迫搁笔休息。体力虽早已不复当年,但他慢慢学会适应和接受,不会对创作之路喊停。

张锦忠.回家——41年的游子,乡音依旧。

马华作家之一张锦忠(图:星洲日报)

马来亚独立前一年,张锦忠就在瓜拉彭亨小镇出生,小学六年级才搬到关丹去。家中有6个孩子,父亲只是一个打工仔,生活极其匮乏。和那个年代的其他家庭一样,有机会上学已经是大确幸。

人会老去,还好有张艾嘉陪伴我们长大

想到张艾嘉,你会想起她演过什么角色?(图:星洲日报)

张艾嘉在许多影迷心中是一个充满知性魅力的演员,也是才华洋溢的电影人。有人从她的演出认识了她,也有人因为她的导演作品而喜欢她。你呢?想到张艾嘉,你会想起她演过什么角色?

微型日历的迷你奇幻世界

你或许没听过“田中达也”这个名字,但你可能早就在Instagram上看过由tanaka_tatsuya发表的“MINIATURE CALENDAR(微型日历)”,一张张以微型人偶搭上食物或日用品的照片,充满玩心,让人看了不禁会心一笑。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