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觀點

何春萍:当自己的“医生”

有时搞不清楚,医生这个行业是过剩还是短缺?

黄元珠·“抢桌椅”的年代

我小学在华小就读,上了中学就到国民型中学。从中学毕业到现在20年了,华小和国民型中学的办校经费,却一直都出现问题。学生、家长、校方、教育部及华社,都轮流被怪罪,指责来指责去的游戏,从来都不曾间断。

颜美秀·男女同跳有问题?

哥打峇鲁市议会禁止男女同跳健身操的新闻,相信很多读者都会傻眼,并且感到义愤填膺!参与者不过是规规矩矩跳个舞罢了,不偷不抢,不奸不淫,干卿何事呀?

刘素君·“小郁”

你知道吗?在现今年代里头,人们最容易患上什么病?有一项报告指是“小郁”病。其实,即使不根据报告,我也这么觉得。

言衷·谁造成华小生少开口?

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日前指出,相比国小生,华小倾向“喂食法”教学,导致华小生很少举手发问和回答。

陈佩丝·记者工作甘苦谈

无论是哪个办事处记者,相信在外出采访时都曾被问来自普通组、意外组还是大都会?不少办事处记者一定会笑说:“我们是包山包海组,只要是办事处所负责的地区内,所发生的任何大小事情,都必须和同事分担采访。”

黄启灏·学而时习之

之所以找到“小聚会”这种程序,其实并非是因为想运动。

刘振仪·怕改变,怪别人

几个星期前的一个早上,有一群德士司机要办一场罢工。

陈明敏·#MeToo

最近你可能会在社交网站上发现#MeToo的标签,这竟然是和好莱坞金牌制作人哈维温斯坦的性丑闻有关。

陈驹腾·不屑子

鸣呼,忆当年已离世多年的大马龙冈亲义总会会长赵金陵老先生在代表大会上,曾怒斥拖欠该会大学贷学金不摊还的毕业生为“不屑子”。

Pages